0219 中文

/0219 中文
0219 中文 2019-01-31T06:19:02+00:00

预备以色列的年轻人在部队里的属灵生存

0219-Top-Israeli-youth

每年,以色列大约有120名来自信仰弥赛亚家庭的青少年进入部队服役,这也意味着以色列部队中每年一共会有不同军龄的350~450名现役弥赛亚战士。我们正努力地让更多的弥赛亚战士跟同样相信弥赛亚的同龄人组成团契。

当我在上世纪80年代末入伍的时候,以色列国防军里的弥赛亚信徒非常少。当时,我在戈拉尼步兵旅,另一个人在伞兵部队,还有一个人在吉瓦蒂步兵旅——大家都在不同的部队里服役。

在接下来的几年间,在以色列国防军里服役的信徒越来越多,有的还开始聚在一起查经和过团契生活了。当我在部队里迎来了20岁生日的时候,有一件事情令我深感困惑:和我一起成长起来的大多数信徒朋友都没有继续跟随主。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许多在弥赛亚家庭长大的年轻人离弃了自己的信仰——许多!

他们中有的人跟不信主的人谈恋爱,有的人则完全不知道该怎样维护自己的信仰甚至不知道自己真正信的是什么。因此,他们在部队服役期间,就完全失去了方向。

0219-Joel-Goldberg-dog

Joel Goldberg,Netivah(路径)及其多种项目如Netzor(安全)的创始人和开拓者。

在部队里,一切都会受到挑战——道德观、价值观、我们对圣经的理解、伦理决定以及我们的属灵生活。对于信主的青少年来说,服役是人生中最艰难、最具挑战性的时期。这是一个属灵的荒漠。在情感上,这是人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之一;在性方面,这是一种挑战,是一种挣扎。.

这里我们说的是18/19/20和21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男性的服役期是3年,女性的服役期是2年。这是人生中一个决定性的阶段,年轻人在这期间面临重大抉择,他们需要确定自己是谁和信什么。因此,此时的年轻人正处于自己人生中最不确定和最具挑战性的阶段。

帮助来啦!

我们的机构叫做Netivah,翻译过来,意思就是“路径”。我们致力于服事这些青少年,每年为他们策划22场特会、营会和其他的活动,从而预备他们面对未来!我们为信仰弥赛亚的年轻人从七年级和八年级开始,一直贯穿他们整个服兵役时期,提供属灵训练营。那么,我们怎样鼓励和挑战他们呢?我们怎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从而使他们安全度过两年或三年的兵役期呢?

我们越早能够带领他们跟其他信徒——尤其是跟他们同龄的信徒——建立正常的团契,他们就越是有机会为主而活,并且他们的信心也越是不会动摇。

大约10年前,我们为即将在部队服役的高中毕业生开设了一个叫做Netzor的项目。Netzor是一个为期10天的课程,挑战这些青少年认识到自己要忠于谁,同时鼓励他们现在就做出决定。有的孩子从小在信主的环境里长大,然而却不知怎的从来没有完全地委身侍奉耶稣。这些正是在服役 期间会迷失的人!今年我们期待会有60至70名青少年参加Netzor训练。

今天就要做出选择

我坚定地认为,我们的责任是要让他们知道,他们需要做出决定。就像约书亚记24章所讲的一样,当以色列百姓的领袖说:“你们今天当选择要侍奉谁”的时候,以色列儿女说:“我们要侍奉耶和华。”同时我们要也知道,约书亚还警告百姓,他们不能同时既侍奉耶和华,又侍奉别神。

“Netzor”的意思是“得安全,得守护”。箴言说:“你要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

我们帮助这些年轻人保守他们的心,预备他们面对服役期间将要遇到的诸多挑战和扰乱他们心绪的事。我们跟他们谈价值观、谈圣经里的吩咐——比如,做仆人是什么意思。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训练出更好的战士,而是要在部队里服役的人中训练出更好基督门徒。我们渴望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真理使者,使他们身边与他们一起服役的年轻人在他们身上看到福音的应许。

0219-netzor

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训练出更好的战士,而是要在部队里服役的人中训练出更好基督门徒。

0219- netzor-bus

信仰弥赛亚的犹太青少年,在入伍前夕,与其他60~70名同龄人一起参加为期10天的野外集训,在属灵里装备自己。参加集训的青少年人数逐年递增。

0219-netzor-camp-1

0219-netzor-camp-2

0219-netzor-camp-3

 

你的工作:做光

服不服役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这是国家的决定,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是我们的国家挣扎求存所必须面对的事。当然,我们需要鼓励他们不论去到哪里,都要尽力为主而活。

这些信徒知道,我们的社会尊重那些在以色列国防军里担任要职的人,他们需要成为好的战士。但是我们告诉他们:“这关乎的不是你怎样做成为最棒的战士或军官,而是关乎你不论去到哪里,都要做光!”

我们所 分享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有的时候,神会把他们放在最糟糕、最困难的环境里,和部队里最难相处的人在一起,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影响身边的这些人和环境,向这些人传扬福音的真理。

0219-camo-soldier

* Practicing 演习

第一个大挑战

弥赛亚信徒在部队里会面临三大挑战。首先,我们的战士提到他们在部队服役期间所经历的属灵干渴。这完全可以理解——想想看,在一年、两年、三年的服役期间,身边都是不信主的人,他们的信心每天都要接受挑战,自然会感到疲乏。这些年轻人要能在这段漫长的军旅生涯中坚持自己的信仰,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看到,部队是属灵的荒漠。我们希望能够给这些在服役期间的年轻人提供水井——从一口井到另一口井——从一个泉水到另一个泉水。如果你还没听到过120名曾经整周灵里干渴的战士来到我们为他们的灵魂而预备的属灵绿洲里一起敬拜神、祷告神,那么你是不能说自己听过感人至深的敬拜的。

身为敬拜领袖,有时候我会停下演奏,让大家清唱。这时候,你就能听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声音在向耶稣呼喊。他们知道自己在一片属灵的荒漠里。

0219-soldiers-praying

* Praying 祷告

第二个大挑战

第二个大挑战是委身于性的纯洁。对男性而言,他们要面对色情和持续的试探。对女孩子来说,这些在弥赛亚家庭里长大的、甜美而纯洁的年轻姑娘深受不信主的年轻战士喜爱。

我们发现, 我们的弥赛亚男孩和女孩还没有预备好迎接这个挑战。这不仅仅是性的问题。它始于真诚的友谊。例如,我们有一位甜美的年轻女孩,她从小在信仰弥赛亚的家庭长大,是一个真正的信徒,吸引了许多狂蜂浪蝶。女孩并不习惯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因为在弥赛亚信徒的圈子里,在我们的营会和特会里,男孩子们的举止都非常得体。但是,不信主的人通常比较直接,不会隐瞒自己的感情!

事实上,我们这些在弥赛亚家庭里长大的青少年确实都十分引人注目。他们行为得体,是很好的战士,表现十分优秀,而且有良好的价值观。我们发现,甚至来自正统派犹太人家庭的女孩也会深受弥赛亚男孩子的吸引!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好男孩!这些弥赛亚男孩望着这些女孩子,心里想:“哇!在我们的弥赛亚圈子里,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子呢!”可见,试探随处可见。

0219-soldiers-worshipping

* Worshiping 敬拜

 

0219-soldiers-witnessing

信仰弥赛亚的现役军人向信仰弥赛亚的高中毕业生作见证,为他们入伍服兵役做准备。


第三个大挑战

第三个大挑战是如何与人分享自己的信仰以及如何做光。信仰弥赛亚的战士必须装备自己,因为这将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被问及关乎他们信仰的、真正的、诚实的、基本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仅是跟他们感到自在的人谈及信仰问题。在高中时代,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可以选择告诉谁你是个基督徒。但是,在部队里却不是这样。在部队里,你一天24小时都在跟一群人在一起,他们把你的一切尽收眼底。

不单是你外在的行为要接受检视,你的一切都要接受别人的检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的每一个态度。人们会根据你所宣称的信仰来衡量你的行为。因此,在部队里,你无处隐藏自己。你的一切都暴露无遗。你最终会暴露你是一个怎样的战士——你的行为、你所说的话、你所持的价值观,都会表明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有的年轻信徒不想受到这样的严密监察,因此可能不会告诉任何人关于他们信仰的事。

但是,许多信仰弥赛亚的战士真的很希望为主作见证——他们想做世上的光。对这些人来说,分享福音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身边那些知道圣经的正统犹太教男孩和女孩。这些人知道拉比关于圣经的教导,因此他们发出的挑战也就更深一层——对于福音,他们通常会这样回应:“你把圣经指给我们看,向我们证明你知道你所信的是什么。”因此,这是我们Netzor所面对的挑战。你必须知道你信的是什么、你为什么这样相信,以及如何捍卫你所信的。

0219-personal-commitments

PERSONAL COMMITMENTS FOR BEHAVIOR IN THE ARMY
• 诚实  • 不说咒诅的话。 • 衣着得体。 • 不交不信的男朋友。 •对家人要有耐心。 • 对人友善,但不与人调情。 • 每日读经。 • 不说闲言碎语。 • 喜乐。 • 饭前祷告。 • 参加教会和特会。• 聆听圣灵的声音。

来自以色列各地

参加我们Netzor入伍前计划的孩子来自以色列各地的所有教会,我们尤其针对60到70名刚刚中学毕业、即将开始服兵役的青少年。这是一个为期10天的密集训练,全体人员都在戈兰高地野外露营。我们与他们一起远足,通过互动跟他们建立亲密的黏连。我们还邀请现役军人来跟他们分享在部队里做一个信徒是怎样的。

查经的时候,我们尤其强调圣经里有关基督徒生活方式的教导。在每次长达四个小时的学习里,我们会讨论道德伦理方面的困境以及不同的价值观问题。然后,我们会给他们发一些卡片,让他们把自己的道德观、价值观以及对耶稣的委身都写下来。

做书面承诺

我们挑战他们写下他们对于以下各种价值观的个人承诺:诚实、纯洁、与人的关系、尊重、家庭关系、属灵成长以及跟自己所属的教会之间的持续的关系。他们知道这是在神面前做出承诺。然后,我们会把这些卡片过塑,让他们把卡片夹在自己的圣经里。

这是一个很棒的工具,有助这些青少年对自己负责。我们之所以知道是这样,是因为我们听了这些年轻人入伍之后的见证。这些写下来的、他们个人的承诺,过去帮助了他们,如今也仍然在帮助他们保持刚强的信心。

0219-netzor-volunteer-leaders

Netzor的志愿者指导员和带领者。

也有这么一些人,尽管在信仰弥赛亚的家庭里长大、从小知道真理,但是却从未把自己生命的主权交托给耶稣。在Netivah,他们就有这样的机会。

10天特训结束的时候,我们会邀请他们教会的长老和带领者、父母以及青年团契带领者,挑战他们在祷告中记念这些年轻人并与他们保持密切的关系。Netivah入伍前计划已经成为这些年轻人的一张安全网——成为神使用来维持这些年轻战士刚强信心的器皿。

我们以往所有的22次年度聚会、营会和活动都激励着我们不断努力前行。例如,我们觉得我们必须每年为我们的战士举办4到6次聚会。我们大多数特会都安排在周五和周六晚上,因为周末战士们不用出勤。数据很能说明问题:服兵役的年轻人中,凡是参加战士特会的,90%都得到了成长,也都会参加青年特会!我们必须尽早开始!我们必须继续在他们的整个青少年时代和军旅生涯中,跟他们保持关系。我们已经看到,我们对这些信主的战士的服事对他们与主同行且行在得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0219-soldiers-swimming

DONATE

现代希伯来语之父第5部分: 以利以谢·本·耶胡达会面西奥多·赫茨尔

0219-ben-yehuda

不管你相信与否,以利以谢·本·耶胡达在耶路撒冷的头20年里,传播希伯来的工作做得并不成功。不错,他在耶路撒冷创办了一本重要的希伯来语周报(8页),他还是近2000年来第一个教导在校的孩子说希伯来语的人,他甚至还开始着手编撰希伯来语字典。

他甚至早于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e Herzl)名声鹊起之前19年,就撰写了许多文章规劝犹太人在以色列地成立自己的国家。

但是,当他到达耶路撒冷的时候,耶路撒冷只有2万5千名犹太人,而且大部分是正统派人士,这些人都非常敌视本·耶胡达的异象,极力反对把希伯来语变成现代犹太人日常所使用的语言。他和他的妻子几乎没有任何朋友,更不要说同盟了。

但是,也有激动人心的事情。就在本·耶胡达来到以色列的同一年,即1881年,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波的犹太人“回家浪潮”(既第一次阿利亚)涌现。在接下来的20年间,回归以色列的犹太人达3万5千人,他们大多数是年轻有为、有知识有理想的人。他们回到这片土地上来耕作。只是,他们中懂农业的人很少,因此后来半数人都又回了东欧。

由于本·耶胡达一家在耶路撒冷的居住条件非常原始、卫生条件非常恶劣,耶胡达在耶路撒冷的头十年,就先后失去了第一任妻子德沃拉以及他们五个孩子中的三个。德沃拉去世之前几天给自己在莫斯科的妹妹宝拉·约纳斯(Paula Yonas)写了一封信,恳求宝拉取代她的位置,嫁给以利以谢并帮助他完成他关于复活希伯来语的使命。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宝拉还是以利以谢先给对方写信的,总之没过多久,耶路撒冷就流言四起,说鳏夫以利以谢的肩膀再也不像刚刚失去妻子时那会儿耷拉着了,他的眼里也再次焕发光彩,走路也轻快了许多。欣达(Hemda,宝拉新起的希伯来语名字)和以利以谢之间的书信跨越地中海到达彼此的手里。

以利以谢最好的朋友尼西莫·比哈尔(Nissim Behar)跟以利以谢进行了一次长谈。“以利以谢,这个女孩才19岁,她的姐姐是因为感染了你的肺结核而死的,你怎么还想着要娶她呢?我之所以这么跟你说,是因为你的医生求我跟你谈。你知道你自己随时会死掉,你必须取消婚礼。”

于是,本·耶胡达做了他觉得必须做的事。他写信给欣达,把 医生的话告诉了她,并说婚礼取消了。他把写好的信交给医生帮他寄,因为他担心自己没有勇气寄出去。

欣达的决定

他剩下的两个孩子感到困惑不解——每当他们问起新妈妈什么时候到来的时候,他们的父亲不再兴奋,也不回答他们。沉默了两个星期之后,有一天,耶胡达收到一封电报:镇定。信随后到。欣达。

欣达已经向自己的父母所罗门和瑞卡·约纳斯(Solomon and Rivka Yonas)宣布,她决定嫁给以利以谢并去耶路撒冷生活,做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父母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会不会也成为肺结核的牺牲品?但是,当父母看到她决绝的样子时,当下决定带上欣达和她的两个弟弟妹妹,举家回归以色列!这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家庭——为了成全二女儿嫁给一个身患重病的天才的愿望,竟然愿意搬迁到“地极”居住!

你或许已经猜到以利以谢跟欣达第一次严肃认真的谈话会谈些什么!他告诉欣达,在她学会希伯来语之前,她将不允许跟他的孩子们说话!

入住

这样 ,他们搬进了以利以谢的小屋:欣达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以及以利以谢的妈妈,全部都住到了一块儿——这些人中,除了所罗门之外,其余的人一个都不会说希伯来语,而所罗门也只是会最基本的希伯来语而已。

以利以谢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将报纸的印刷机搬到了自己的家里,五名印刷工人每天到家里来上班,而且以利以谢吩咐他们除了希伯来语之外,其他任何语言一概不许说。另外,他还要求他的叙利亚家仆,从孩子们放学回到家起,一直到孩子们上床睡觉这段时间,必须陪着两个孩子。

0219-Ben-Yehuda-and-wife-Hemda,-1912

学习希伯来语

欣达很快发现,本·耶胡达家是否能坚持成为仅使用希伯来语的家庭,事实上取决于她。因此,她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了来学习希伯来语。挫折感经常令她痛哭流涕,她对以利以谢抱怨说她担心自己根本学不会希伯来语,因为希伯来语的语法真是太难了。

以利以谢坚持每天给她上课,告诉她先读完整卷希伯来语的创世记,并且每天给她安排一点点日常用语要她学习。

三个月之后,她向以利以谢宣布:她已经准备好只跟他说希伯来语了!假如他慢慢地说,她觉得自己是能够听懂的。

六个月 之后,她又宣布了另一件事:从今以后,她将只说希伯来语——不仅是对自己的丈夫,而且是对她所遇到的每一个人。以利以谢高兴地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到雅法和沿岸那些新的犹太人定居点,向大家炫耀欣达的希伯来语!

有的人不相信欣达仅学了六个月的希伯来语,甚至指责以利以谢在跟大家开玩笑。但不管怎么说,欣达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证明,希伯来语是一门成年人也可以学会使用的语言。如果她做得到,其他人也一样可以做到。

字典

欣达开始领悟到,一本希伯来语字典对于犹太民族的重生来说,具有非凡的重要性。但是,以利以谢已经肩负着一份希伯来语报纸的出版重任,怎样才能与此同时还推出一本前所未有的现代希伯来口语字典呢?而且,当时大部分将被收录进字典里的词语都尚未被创造出来!欣达,这位刚刚学会了希伯来语的年轻女子,意识到自己必须帮以利以谢的希伯来语报纸《鹿》写稿并出版,这样以利以谢才可能将他的大部分时间集中投入到字典的编撰上。

这样,仅在结婚一年之后,欣达就开始写一些简单的文章,然后交由以利以谢编辑并修改。瞧!一位新的希伯来语记者就这么诞生了!从各方面而言,欣达都成了一流的写作者和主办人——她甚至还找到了一些客户来投放广告——这在耶路撒冷也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她知道,不论在任何时候,经济都是个大问题。

她的父亲曾经一度也为《鹿》写稿。在光明节的时候,他写了一篇讲述马加比胜利和重新奉献 圣殿的文章。有感于先祖们的精神,他写道:“我们必须凝聚所有的力量,继续向前。”巧的是,如今在希伯来语里,“向前”一词同时还有“向东”之意——例如,“向着土耳其!”

安息日结束之后,耶路撒冷的极端正统犹太教领袖因为原本就讨厌本·耶胡达试图让希伯来语成为现代日常用语的努力,这会正好可以趁机直接去找土耳其当权者,“揭露”本·耶胡达企图鼓动反土耳其武装起义的野心!

因谋反罪入狱

星期天早上,土耳其警察敲响了以利以谢家的们,把他抓进了监狱里。他被判谋反罪,可能会被处决。

他最要好的朋友尼西莫·比哈尔向在法国有钱又有权的埃德蒙·罗斯才尔德男爵发出了紧急求助。罗斯才尔德是个大慈善家,对以色列的穷人,尤其是正统犹太教徒有许多的支持。

比哈尔还立即呼吁巴勒斯坦的世俗犹太人发动筹款,以便在必要的时候通过行贿获得对以利以谢的探视权,好预备他在庭审时该怎么说。

钱很快就筹到了,成百上千在第一次回归浪潮中回归的世俗犹太人从以色列各地涌来抗议拘捕以利以谢。有一位犹太人和他的阿拉伯伙伴在监狱外面支起了一个特别的咖啡屋,好让来探视以利以谢的人能坐下来喝杯咖啡、吃些点心。许多阿拉伯官员也是以利以谢的朋友,他们冒着触怒土耳其政府的危险,公开站在本·耶胡达这边支持他。基督徒们也主动伸出援手。这件事令犹太人奇妙地走到了一起,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合一——当然,除了极端正统派犹太人之外。

这个羸弱的、患有肺病的的编辑在铁窗里待了8天。第一天晚上,他被扔进一间很小的牢房里,与15名杀人犯关在一起。由于犯人太多、太过拥挤,他整个晚上都只能站着,脸紧紧地贴着门上方的一个小开口才能呼吸。

第二天,狱医在拿到了一份客观的贿赂之后,宣布本·耶胡达的肺结核会危及那些已经被判死刑的杀人犯的性命,狱方才把他跟其他犯人隔离起来,把他关进了一间独立的牢房里。

在监狱里面工作

欣达拿来了一块地毯、一张床、一张床垫、一张椅子和一张工作台,以及其他的便利设施如被单和枕套、一盏台灯、书本、墨水、纸张和一个小小的油炉(让他可以泡茶喝),这样他就可以在监狱里继续工作了。以利以谢一天比一天更加镇定,对于能够在牢房里面继续他的字典编撰工作感到很满意。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当权者在审讯以利以谢·本·耶胡达的过程中清楚地知道,极端正统派犹太人曾经正式把以利以谢赶出会堂。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奥斯曼帝国的法官却裁定以利以谢并非危险的叛乱分子,而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以利以谢被判入狱一年。另外,他那份引来这一切麻烦的报纸也被判停刊一年!

人人都知道王牌握在罗斯才尔德男爵手里,因为人们渴望得到他的经济援助。来自双方的电报和信件几乎把他淹没,然而,男爵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直到有一天,正统犹太教拉比收到了一封电报。电报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坚持祷告下去。署名:罗斯才尔德男爵。换言之,不要插手与你无关的事。

一直依赖罗斯才尔德男爵恩惠的德系正统派突然抽身,西班牙系大拉比也公开宣布放弃对以利以谢的指控。

贿赂来了

本·耶胡达重新回到每天工作18至19个小时编撰字典的生活。随着对他起诉的日子日益逼近,男爵寄来了一张金额为1万法郎的支票,其中一半将用于贿赂。结果,法庭宣布本·耶胡达无罪释放。然而,法庭同时宣布的,还有他的报纸将停刊一年——离复刊尚有4个月!

四个月即将结束之际,他收到了更多可怕的消息。耶路撒冷总督独断专横地决定让他的报纸延长一年停业期。本·耶胡达郁郁不乐。但是欣达总是想办法鼓励他,告诉他这一定是上帝的意旨,目的是迫使他完全集中精神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他的字典。

六个月之后,因为罗斯才尔德又给了一份巨额的贿赂,他的报纸终于获准复刊。这令以色列和欧洲各地依靠这份报纸获得关于圣地新闻的犹太人感到无比兴奋,《鹿》也比过去更受欢迎了。以利以谢和欣达的创新精神和热情吸引了大量年轻的犹太作者踊跃地把稿件投向《鹿》,许多开始热衷犹太文学的人都是借着这份每周出版一期的小报入门的。

沿岸笼罩着死亡的阴影

然而,疾病仍然追逐着这个家庭。欣达的父亲错过了回俄罗斯度过一个季节的船只,在雅法等候下一班船只的时候,染上了一种疾病,仅在几周之内就去世了。欣达也跟以利以谢生育了五名子女,其中两名死于肺炎。欣达本身也多年身患疟疾和风湿病。

在这个国家要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经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挣扎以及犹太人民付出高昂的代价。一些新建立起来的定居点被彻底清除了;在一个叫Hedera的村子(如今已经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黄热病夺走了全村人的性命。

0219-Eliezer_in_his_house_in_Talpiot_neighbourhood_(id.34235242)

赫茨尔冉冉升起,成为犹太复国运动的领袖

1896年,如今人所共知的现代以色列建国之父西奥多·赫茨尔写了一本轰动一时的书——《犹太国》。这本书唤醒了犹太人民回归古老的故土意识。紧接着,在他的呼吁下,首届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于1897年8月在瑞士巴塞尔召开。

本·耶胡达去参加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然而,他却无法参加!他原本以为,他应该尽可能在以色列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做一个“土生土长的”以色列人,因此早前入了奥斯曼土耳其国籍。然而,如今奥斯曼政府却不准予他离开以色列。

赫茨尔写信给耶胡达,告诉这位耶路撒冷编辑说,他已被全体会员一致选出成为执行委员会的一员。本·耶胡达深感荣幸。然而,唉!如果他接受了这一邀请的话,那么他在巴勒斯坦的活动很快就得画上句号。事实上,他被警告,“犹太复国主义”这个词绝不可以出现在他的报纸上。

如今,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令他担忧:欣达因为反复出现的疟疾和风湿病变得越来越苍白、消瘦。他在冲动之下,就决定带欣达去欧洲。事实上,他们在那里呆了六个月,期间以利以谢在欧洲顶级的博物馆和图书馆里查找古希伯来语词汇,同时与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研究东方文化的学者共同切磋。

寻找赫茨尔

在欧洲期间,他热情渴望与赫茨尔会晤。他非常尊敬这位犹太复国运动的领导者,因为本·耶胡达自己也是为此奉献了一生的人。他完全赞同赫茨尔关于犹太人民需要建立自己的国家的异象。但是,由于赫茨尔一次都没有提及希伯来语对凝聚犹太人民的重要性,这也令本·耶胡达感到非常担忧。

在英国期间,他拜会了赫茨尔的得力助手麦克斯·诺尔度博士。以利以谢用了大量时间来跟诺尔度博士解释犹太人拥有自己语言以及编撰希伯来语字典的重要性,诺尔度博士表示同意,还鼓励他去巴塞尔亲自找赫茨尔详谈。

他疲惫不堪,但仍然告诉诺尔度说他会去。于是,他和欣达启程去了巴塞尔。但是,抵达之后,一位朋友却告诉他们,赫茨尔在他们到达之前一天去了维也纳。

这位朋友火速给赫茨尔发了一封电报,告诉他本·耶胡达夫妇正在前往维也纳的路上,要与他见面。然而,当他们抵达维也纳的时候,又遭到了另一个打击:赫茨尔的夫人告诉他们,赫茨尔因为要去见弗朗西斯·约瑟夫皇帝,已经离开了。赫茨尔叫夫人催促他们尽快赶到伊舍尔的三王酒店。

再次回到火车站的时候,本·耶胡达夫妇已经错过了前面那班火车,不得不等几个小时之后的下一班。一下火车,他们就直奔酒店。然而,酒店门房却告诉他们:“不错,你们确实就是赫茨尔先生赶着去火车站要见的人。但是,你们却不在火车上。赫茨尔先生深感遗憾,因为他不得不回维也纳,然后再从维也纳去巴塞尔。”

以利以谢觉得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钱继续旅行了,因此就取道君士坦丁堡回耶路撒冷。

等候报纸出版许可证获得续签

以利以谢决定在君士坦丁堡住下来,争取续签《鹿》的出版许可证,而欣达则先一个人回家。他日夜咳血,以至卧床了八个月。他已经病入膏肓。

就像命中注定的一样,西奥多·赫茨尔因为需要再次跟德国皇帝见面而路过君士坦丁堡。然而,以利以谢重病在床,已经无力去见他了!后来,当赫茨尔终于来到耶路撒冷的时候,以利以谢仍然在君士坦丁堡。甚至是欣达,也因为他们的第四个孩子即将出生无法参加接待这位贵宾。赫茨尔叫人传话来说,他会亲自到以利以谢家看望欣达。然而,他并没有出现。

本·耶胡达终于康复,他决定必须见赫茨尔一面。他必须不计一切代价找到赫茨尔,向他解释为什么对于犹太人回归圣地这种全民性的运动来说,使现代希伯来语成为日常用语有着策略性的关键作用。

0219-Theodor-Herzl

Theodor Herzl

终于见到了赫茨尔

他从土耳其乘坐火车来到维也纳,终于见到了赫茨尔。本·耶胡达向赫茨尔详细解释了要通过一种语言——希伯来语——把犹太人民团结起来的计划。他告诉赫茨尔,他终其一生的工作,就是出版一份有价值的希伯来语报纸和编撰一本希伯来语字典。他还讲到了他如何推动以色列地的学校用希伯来语教学、如何成立委员会来确定希伯来语词汇、鼓励用希伯来语教导艺术和文学甚至帮助早期的犹太农民学习希伯来语。

但是,赫茨尔就是无法看到这一点。他坚信,德语才是未来以色列国的最佳语言。赫茨尔最为关注的,是劝说德国皇室让土耳其帝国苏丹准予犹太人拥有他们自己的国土。以利以谢·本·耶胡达知道事情无法再谈下去了,就伤心欲裂地回了家。

赫茨尔在自己的日记里记录了这次会面。“我还见到了一个年轻的狂热分子,他试图说服我认同我们的运动需要接受希伯来语作为我们民族的语言。当然,我觉得这纯属无稽之谈!”

以利以谢极为难过

以利以谢写给自己妻子的信却完全是另一种画风:“情势令人绝望。赫茨尔坚信他能成功地从土耳其购得土地许可证,不愿意商谈任何其他事宜。他对报纸或字典毫无兴趣。我们真是太不幸了。”

本·耶胡达再也没有见过赫茨尔。据几个历史学家说,赫茨尔后来明白自己犯了个错误,因此除了确保他的孩子必须学习希伯来语之外,甚至自己也去上了几节希伯来语课。

我们确实知道的就是,本·耶胡达一直支持赫茨尔并把他视为犹太复国运动的领袖。尽管赫茨尔从未承认过他的任何活动和为此项事业所尽的努力,但是1904年,当赫茨尔去世的时候,以利以谢仍是深切地哀悼这位犹太复国运动之父。

 

重要资料来源:

《预言的应验——以利以谢·本·耶胡达》,以利以谢·本·耶胡达著(耶胡达的孙子),2008年;《预言之舌——以利以谢·本·耶胡达生平故事》。罗伯特·圣约翰著,1952年。https://goo.gl /MVmMUK; https://goo.gl/8r29uN

DONATE

0219 - MIR - page 12 - netiva programs

团队的部分队员,他们在一起运作许多特会和项目,共同服事在部队里服役的弥赛亚信徒。左起第四位为创始人Joel Goldberg。

项目包括:

Netzor

10 天——入伍前项目
青年——17-18岁,高中毕业生,60-80位参与者。

箭头
10周——为加入以色列国防军做门徒训练和领袖栽培。

青年——17-18岁,高中毕业生,20-30位参与者。

战士特会和研讨会
周末2天

现役军人,120-150位参与者。

沿海远足

7 天——从地中海沿岸远足到到加利利海。
青年——17-18岁,以及战士。共80-100位参与者。

青年特会
周末2天

已举办10年,每年都有。

DONATE

2019年2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

在以色列服事了40多年之后,我们跟许多早期的以色列弥赛亚先锋结成了朋友。我们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学走路以及进入青春期——我们仍然记得他们当年的样子。

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如今并没有服事主,有的人甚至还跟不信主的人结了婚。

我们把这些离弃了自己信仰的孩子列成了一个长长的名单,每天都提到这些孩子的名字,一起为他们祷告。我们在敲他们的门,求神怜悯他们,使他们可以回归永生之道。我们是不会放弃他们的!

我们认识他们的父母,我们跟这些父母们同心合意地祷告,因为我们知道父母们的心已经破碎,他们在为他们的孩子、孩子的配偶甚至孙辈们的救恩,向永生的神呼求。

几十年前,当我们初到以色列的时候,以色列实际上几乎没有任何适合孩子们需要的属灵喂养。我们常常得从特拉维夫驱车到耶路撒冷,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孩子可以跟其他信主的孩子们聚一聚。

哦!如今一切都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Joel Goldberg也是早期弥赛亚牧者的孩子,在那些艰难的年月里挺了过来。但是,看到自己的朋友们一个个离开了主,他深深感到悲痛,这种悲痛激发他牵头创办了Netzo——这个项目非常成功,服事的对象是从七年级起直到服完兵役的孩子。

Joel及其Netzor同工每年举办22场不同的特会和活动!这实在是太奇妙了!成百上千弥赛亚青少年和战士参加这些聚会,有的年轻人就是在这些聚会上第一次全心全意地委身侍奉主的。参加聚会的每一个人都得到坚固,愿意以得胜的姿态在以色列国防军里服役,以至他们的信心不仅得到完好的保存,还得以成长。

Netivah(路径)事工从各个不同的方面服事青少年。例如,他们既有专门针对女孩子的特会,也有专门针对男孩子的特会,甚至还有专门针对初露头角的带领者的聚会。

不过,其中最具策略性的特会,莫过于为期10天的Netzor入伍前项目——60至70名青少年在踏进以色列国防军入伍典礼大堂之前几天,一起参加的特会训练。这个聚会对于年轻的弥赛亚新兵来说,是一次非常奇妙的属灵振兴,有助他们预备自己并提醒他们,神与他们同在并带领他们遇见新的朋友、新的权柄和新的规则。

是的,我们在不断地见证我们的信仰——用人们能够明白的方式,向从未听说过耶稣是谁以及他为人们做了什么的以色列人传讲福音。同时,我们真不愿意看到那些从小在信主的家庭长大、父母都忠心爱主的弥赛亚孩子在部队里独自面对难以抵挡的试探和诱惑。我们不应看着他们这样而不努力帮助他们留在主安全的怀抱里。

本年的Netzor活动将在七月举行,开支是5万5千美元。当然,住宿、交通等大部分需要必须提前预定,也需要提前付款。

因此,我们由衷恳请您在经济上支持Netzor项目,同时专注地为这些将要参加这个活动的青年男女祷告,好让他们在离开部队的时候,信心会更加刚强并能为弥赛亚耶稣作见证。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为了我们弥赛亚青年的救恩,

蓝阿睿&蓝施仁

 

附注:Netzor项目所需的资金现在就要到账。衷心感谢您的由衷给予!

DON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