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8 中文

/0718 中文
0718 中文 2018-09-06T06:46:35+00:00

以色列从七个方面给世界带来的冲击

Israel from space

起初神创造世界的时候,世界是完美的,他的计划是把他的祝福丰丰富富地倾倒给人类并跟他所创造的人享受美好的团契。当神和人之间出现裂痕之后,人和神之间就仅剩下时儿闪现的、零星的连接了(以诺、挪亚等)。

神的本性决定了神会用祝福来回应这些关系。但是,直到亚伯拉罕的出现,神方最终确定,他已经找到一个人,他要借着这个人祝福其他的人。“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12:3)

自此以后,亚伯拉罕之孙(后来改名叫“以色列”)的儿女成为神所拣选祝福世界的渠道。然而,以色列在自己的土地上时,给世界带来的祝福才是最大的。为了纪念当代以色列诞生70周年,我们特意把以色列给当今人类世界带来的七个冲击性影响呈现到大家面前。

医学领域

我的婆婆有极强的先知恩赐,有一次她告诉我,她最近正在为一位有病的人祷告。有关这个人的病情,她对这个人说了一句不寻常的话:“我觉得神会通过以色列给你的疾病带来医治。”结果可想而知,一周后,有新闻报道说,一家以色列公司取得了医学方面的突破,而这个突破正好跟这个人的病相关!

这件事或许很难成为国际新闻,但是在以色列,我们似乎每周都能听到某家以色列公司的某项新发明被应用到医学界的相关消息——从无需手术就能为病人破碎肾结石的激光机,到瘫痪病人穿上就能再次行走的外骨骼,再到可以从病人的脂肪细胞里长出来的骨头……这些治病救人的成就简直能惊掉人的下巴!以色列人的独创性有目共睹,从战胜普通的感冒,到抵抗癌症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在以色列,一种无绳的婴儿传感器被应用于监控婴儿的活动和呼吸已有多年。这种传感器能为婴儿提供近距离的照顾,但是却不会带来任何的辐射,这实在是小宝宝们的福气!本周,以色列的新闻还向人们展示了一台手持式的超声波机。那些紧张兮兮的准妈妈们在家里只要把这台机子跟智能手机连接,就可以使用了。

救死扶伤的医学产品还有一种叫WoundClot 的创口贴,这种创口贴有助压紧比较大的伤口使血块凝结,从而达到止血的效果,以便给病人更多的时间到医院里求助。最近,耶路撒冷的哈达萨医院因为一台达芬奇机器人而获得了嘉奖。这台机器人能在把侵入性手术降到最小值的情况下,精确地为病人施行脑部和脊椎手术。显然,我们的科学家们从科幻故事里得到了不少创造发明的灵感。

随着人们对孤独症的认识越来越多,以色列又出现了一个非常棒的发明:非入侵式的传感器。它可以检测出新生儿是否患有孤独症。如今有些人已经知道,孤独症越早发现,越好对付。然而令人难过的是,大多数孩子被诊断出患有孤独症的时候,都已经好几岁了。这项新的检查技术不但将给孩子带来更好的健康成长的机会,同时也让医学界有机会对这一病症的早期阶段做更多的研究。


达芬奇机器人精确度非常高,如今在国际上被应用于执行最复杂的手术。

人道主义领域

尽管以色列的高科技公司更为人所众知,但是以色列对不幸群体的怜悯心肠也一样毫不逊色——只是知道的人稍微少些罢了。当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你总能在首批奔赴现场的救援队伍里找到以色列人的身影。哪怕是那些并非十万火急的情况,比如在不同的第三世界国家,你也能总能看到以色列团队发挥自身的创意,不辞辛劳地训练当地人,帮助他们挣脱恶劣的环境。

说到帮助人,最必需的莫过于为人们提供食物和干净的用水。为了保护粮食资源,以色列人研发了一种叫做GrainPro(粮食保护)的袋子,这种袋子可以抵抗破坏性的外力比如发霉和虫子,从而起到保护粮食的作用。

为了保护水资源,以色列在1965年就发明了滴灌系统。利用这种系统进行灌溉所使用的水量,只相当于传统的灌溉方式用水量的微乎其微的一部分。如今,滴灌系统已经在全球得到了应用。

在过去的20年里,以色列的人口翻了一倍。由于以色列大部分国土面积是沙漠,加利利海是以色列仅有的大型水源,在现实面前,以色列不得不寻找不同的解决方案。今天,以色列大多数的供水取自地中海,经过脱水,被端到了我们的餐桌上。

以色列的水处理厂一般规模巨大且复杂,但是在以色列,我们还有一套移动的装置,用手一泵,就可以把最脏的沼泽水处理成清洁的水。

哪怕你的附近没有任何水源或电源,以色列人还有一种能够从稀薄的空气中提取水的装置!

在最危险的第三世界国家,比如南苏丹,也有以色列专家团队忙碌工作的身影。他们在那里建了一个示范农庄,专门训练当地人学习以色列的农业生产模式。迄今为止,以色列已经为140多个国家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

以色列医生甚至对敌国的病人也发扬救死扶伤精神,这也是广为人知的事实。叙利亚血腥的内战造成众多叙利亚人受伤,叙利亚人不断地带着这些伤员翻越国境,偷偷地送到以色列境内接受治疗。在以色列接受医疗援助的叙利亚人达数千人之多,而以色列方面却从未要求这些伤员必须提供自己的姓名或说出自己属于哪一支起义队伍。这些伤员中,有不少人甚至在以色列的医院里一住就是好几个月。

在西岸和加沙,巴勒斯坦人躲开邻国的羞辱,偷偷把当地医生无力治疗的孩子带到以色列的医院接收治疗。另外,以色列是唯一一个长期接收在1986年的切诺尔贝利核泄漏事故的受害人并为他们提供治疗的国家。以色列至今一共安顿了3000多名受到当年核泄漏影响的儿童并对他们进行长期的治疗。


以色列人在南苏丹建起了一个示范村庄来训练当地人自己种植粮食作物。

社会领域

“西方国家”一词如今已经成为技术先进国家的同义词。但是,西方国家之所以会这样,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基督徒——也就是说,犹太人——对该社会结构的影响。

西方文化最经典的例子,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共有的价值观——对孤儿、寡妇和穷人的眷顾。当其他不敬畏神的社会体系选择清理掉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时,西方社会(政府和个体两方面)却拨出巨额的资金和人力资源来扶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为他们提供食物、衣服和医疗服务。

艺术领域

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键入“艺术界犹太人”或“犹太艺术家”,或许会吃惊地发现,原来这么多著名的电影明星、歌星、画家等,都是犹太人。然而,尽管神赋予了古往今来 的犹太人极富创造性的基因,我仍然要说,我们并没有常常把我们的恩赐用在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圣洁的事情上。但是,神是说到做到的神,他并没有收回他的祝福。因此,尽管在迷失当中,犹太人仍是在世界上留下了印记。

经典名曲《带我去看棒球赛》(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以及《飞越彩虹》(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的作者都是犹太人,据传,后者写的是以色列。欧文·柏林(Irving Berlin)写了大量的歌,其中有许多名闻遐迩之作,包括《上帝祝福美国》(God Bless America)和《白色圣诞节》(White Christmas)。

还有鲍勃·迪伦( Bob Dylan),人们知道他是一位弥赛亚犹太人,曾经因其音乐和歌词创作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事实上,犹太裔音乐家多得不胜枚举,早期的有:朱迪·嘉兰(Judy Garland)、保罗·西蒙(Paul Simon)、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尼尔·戴蒙德(Neil Diamond)、乔治·格什温( George Gershwin)、伦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等等。如今的则从音色优美的蓝尼·克洛维兹( Lenny Kravitz),到低俗的乐队组合Kiss,到现代感的说唱歌手德雷克(Drake),等等——犹太人在音乐领域的影响是多方位的。按照犹太裔人口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而言,犹太裔喜剧演员和娱乐明星的数量在世界范围内绝对是高居不下的。即便是复杂的电影圈,也活跃着大量的犹太裔电影人,他们创作的电影既有娱乐性的,也有引人深思的。从《夺宝奇兵》(Indiana Jones),到《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包罗万象。


搜索“犹太艺术家”,你会立马发现许多著名的演艺明星、歌星和画家等,都是犹太人。

高科技领域

以色列最广泛的成就,应该就是高科技方面的了。以色列坊间流传着一个笑话,取笑反以色列分子想要抵制以色列的行为根本就是徒劳。因为今天许多高科技装置比如电脑、智能手机以及这些电子产品所使用的大量软件,要么是以色列人发明的,要么就是以色列公司经营的。

以色列人口中,犹太人口为650万,阿拉伯人口为170万。在以色列,许多犹太人社群是由从海外回归以色列本土的移民构成,希伯来语只是他们的第二甚至第三语言。按人均值来说,以色列的高科技发明几乎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以色列众多的流行发明当中,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U盘、安装在汽车后部和Waze导航(全球最大的社区化交通导航应用程式)上的智能眼睛手机以及GPS导航软件。我们家人在中国、泰国、欧洲、北美洲和南美洲旅行时,都使用过这些设备。

但是,高科技并非仅限于最新和最酷的东西。部分以色列发明存在已久,足以入选名优产品名录。最初的社交软件ICQ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发明,也是一位以色列人脑力劳动的成果。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色列人研制出了8088芯片,这成为了IBM个人电脑的核心要件。甚至由印刷机演变成的现代办公室必不可少的打印机,也是出自以色列人的构想。

令人难以置信的还有,到目前为止,世界上89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有201位是仅占世界人口0.2%的犹太人,占了所有获奖者的22.5%之多。对此,你怎么看?


以色列众多的流行发明当中,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U盘。

安全领域

毫无疑问,以色列是一个有迫切自卫需要的国家,因此及其看中原装的和具有丰富创意的武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我和家人不得不待在密封的房子里。彼时,以色列使用的是美国爱国者导弹来抵御萨达姆·侯赛因的飞毛腿导弹连绵不绝的袭击。然而,爱国者仅是部分有效,需要提前好几分钟进行预警,才能命中目标。

而哈马斯的导弹在发射之后,仅需15秒的时间,就会落在以色列的土地上。新技术迫在眉睫。“铁穹”在击落哈马斯导弹方面的表现极其出色,成功率达到了90%,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以色列跟邻近的敌国之间空气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以色列人和来到这个国家的人仍然能照常生活的原因。事实上,“铁穹”能在发射几秒中的时间内,就将迫击炮弹击落。

以色列在安全方面的贡献不仅限于战争。如果你曾经使用过防火墙来保护你的电子邮件或网页,那么你该感谢以色列,他们的安保公司——不论是线上的还是现实世界里的,都是首屈一指的。以色列的安保公司,比如举世闻名的(至少,对于需要这类服务的人,它们非常著名)黑立方(Black Cube )和检查站(Checkpoint),经常与大型活动签约,也是达官要人们出国时的心水之选。


“铁穹”在击落哈马斯导弹方面的表现极其出色,成功率达到了90%,这就是色列人和来到这个国家的人能照常生活的原因。

属灵领域

尽管犹太人在娱乐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然而,犹太人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却是敬拜方面。没错,今天当人们想到敬拜音乐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想到是以色列开创了突破性的敬拜经历。但事实上,凡我们所知道的、有关敬拜独一真神的事,都起源于以色列。诗篇写于好几千年前,那时人们尚没有发明五线谱。但是,今天的犹太人和基督徒仍在传唱这些诗歌。即便今天敬拜的歌曲如此繁多,比如有祷告的、有悔改的、有崇拜的、有表达难以言诉之感激和喜乐之情的——所有这些,也都是根据圣经里所记载的、从摩西到约书亚的表达模式——创造出来的。

今天的人们普遍认为,弥赛亚音乐就只有一种流派:一群穿着大裙摆裙子的人,挥舞着旗子,围着一起跳圈圈舞。然而事实是,从今天的以色列国传出来的弥赛亚音乐所蕴含的音乐风格多得难以想象,它们是犹太民族在散居世界各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所融合进来的声乐表达。从南美洲复杂的韵律,到东欧的交响乐,到中东流畅的弦乐,以色列的敬拜里蕴含了许多民族和语言的声乐表达形式。

当约伯在最灰心绝望的时候,他的心宣告:“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犹太人的敬拜之心正是源于此——不论曾经发生了什么或是将要发生什么,耶和华的名都是配得称赞的。人们可以从犹太文化中一次次地看到这种心态——犹太人并不称谢他们所吃的食物,而是称谢那位创造和赐予食物的主!在犹太人的葬礼上,传统的祷告是完全不会提到死者的——人们只称谢赐予生命的创造者。长期以来,以色列都是教会属灵启示的源泉。圣经的存在本身就是神赐予人的宝贵礼物,而其写作者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犹太人。但是,由于教会和犹太人之间千百年来的分裂,基督徒与他们的根源断开了,以致神所赐给犹太人、要他们跟世界分享的属灵宝藏,我们至今无法得着。

我们这些靠着耶稣接受了神救恩的人,能够直接来到神的面前——而这,神也是借着犹太人预告给世人的。有的人可能一想到神要通过某一个民族才会把他的某些祝福赐给我们,就感到很被冒犯。 但是,如果你告诉他们,他们必须走到水龙头那里,拧开水龙头,才能享受到自来水;或是找到墙上的电源开关,才能享受到电带来的好处,他们是不会感到被冒犯了的。

我们都知道,神的应许是永恒的,他渴望让亚伯拉罕的子孙成为全人类的祝福。普世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因为没有认识到以色列的呼召,还错失了哪些祝福?


今天敬拜的歌曲如此繁多,比如有祷告的、有悔改的、有崇拜的、有难以言诉之感激和喜乐的——所有这些,也都是根据圣经的记载创造出来的。

Shani Sorko-Ram Ferguson生于以色列,是蓝阿睿和蓝施仁的女儿,也是耶路撒冷 Yeshua Israel ministries 的联合创始人。Shani和丈夫Kobi一共育有五名子女,一家人住在耶路撒冷附近。欢迎访问登录www.yeshuaisrael.com 浏览他们的网站。

DONATE

茂滋以色列的事工是做什么的?

Maoz Israel Ministries staff in Tel Aviv

我们甚喜欢与其他的以色列事工合作!

由于我们机构已经在以色列有40多年的历史,因此就有了特权服事许多已经建成的事工,通过茂滋伙伴们的经济帮助,推动这些事工的异象和使命。

不过,茂滋作为以色列地弥赛亚犹太事工的先驱,还有自己的许多独特项目,目的是要成就神给我们的异象。是的,我们喜欢拉动那些能够满足某个特定的需要,然而却又极少人甚至没有人解决的事。在过去的这许多年间,我们发起了许多项目并坚持这么做着,直到其他的弥赛亚事工接过这面大旗,然后取得我们光凭自己绝对取得不了的成绩。

神继续不断地向我们显明有助成就大使命的服事领域,直到“以色列全体都将得救”。本月,我们通过对摩西五经幽默的演绎,把我们的外展工作展示了出来。我们为有天赋的孩子策划的敬拜节目、我们所录制的音频和视频以及最终我们将要出版的书,都是希伯来语的。

我们的目标是服事失丧的人并对信徒进行门徒训练。就这么简单!我们最近的其中一个项目叫做Shavua ,,亦即一周又一周。我们制作了54集的视频节目,每集4到5分钟,用生动诙谐的希伯来语向大家讲述摩西五经里的故事。在传统的犹太会堂里,犹太人每周都要颂读一段摩西五经里的经文。


Ari and Shira Sorko-Ram hold the cake exhibiting Pharaoh’s daughter who raised Moses as we celebrated the completion of a series of 54 short videos featuring stories from the Torah (Five books of Moses).
DONATE

SHAVUA, SHAVUA,一周又一周用希伯来语喜剧生动地呈现摩西五经

我们的办公室职员跟Silueta Productions的人员一起庆祝,与会的还有茂滋的媒体团队,他们创作了每周一集的希伯来语喜剧版摩西五经。

按照犹太人的传统,摩西五经被分成许多个部分,犹太人每周都要在会堂里颂读其中的一个部分,一年下来,正好读完。

茂滋聘请了一位专业的喜剧作家、弥赛亚犹太人 Tolik Piflacs先生,以我们每周的摩西五经段落故事为蓝本,编写了生动有趣的剧本,意欲把这些故事拍成视频集,每集4到5分钟。一家动画公司将Tolik 的构思拍摄成视频之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吸引了各个年龄段的人——当然,尤其是年轻人!有的弥赛亚教会每周都会在自己的聚会上播放这些视频。Silueta Productions的联合所有者Omri向我们讲述了他第一跟弥赛亚犹太人见面及合作的感想。


Omri Roth,创意代理制作公司Silueta Productions的联合所有者。

茂滋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就跟我说:“我们一起用摩西五经里的故事来制作一个系列片吧。”乍一听,我觉得这是个很有抱负的项目,但是取得成效的机会不大。因为我一眼就看到了这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困难和障碍。

整个项目确实经历了剧烈的生产之痛,尤其是后期制作,花了很长时间。但是,从我们发动马达的那一刻起,整个过程就十分奇妙。这个项目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都十分特别——我一人承担了经理和出品人的角色,然后我们还有一名导演和一名插画师。

我们每一个人都很享受这个项目的每一个过程。插画师要画的东西可多了!我和导演则要从不断地从各个侧面来查考这些圣经故事。我们和茂滋团队之间的合作也充满了爆发力。我们告诉他们如何执行以及如何讲故事,他们告诉我们哪些内容在外观方面比较重要、需要重点突出。

这样的整合使我们制作出了令人称奇的视频系列,以致处于人生不同时刻的人都能在某一个圣经故事里找到共鸣——或者当他们看到某一段的摩西五经时,又有了新的领受。

我以前听说过“弥赛亚犹太人”一说,我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存在,至于他们住在哪里、他们是些什么人或者他们相信什么,则一概不知了。以色列有没有弥赛亚犹太人?亦或他们都是些美国人?我对他们真的毫无认识。因此,对于我来说,这个项目不但使我有机会认识其他不同信仰的人,还使我有机会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我从小时候起就知道了一辈子的这些故事。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Omri Roth第一次与弥赛亚犹太人会面

我认为,就我对弥赛亚犹太人的理解,我们之间的共同点会比我们之间的区别要多。最后,这次局部的接触让我看到,我们的背景其实是相同的。

这过程中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非常戏剧化的、我无力面对的事情。例如,我记得在第一集里,耶稣就出现了。我告诉自己:“稳住,这是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真的不明白耶稣跟我们所拍摄的这些故事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熟识于心的故事,现在突然加入了一个新的角色。然而,当我看了几段这样的故事之后,就明白了这些事情之间的关联,而且一点儿也不觉得突兀了。这就是故事的一个部分。

以我肤浅的认识来看,犹太人所相信的,弥赛亚犹太人也相信,不过他们还多了另外一层,那就是耶稣和新约。因此,最终,我们在这个项目中所做的精华部分,以及对旧约摩西五经的专注,也正是我所相信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为我们的这项工作感到骄傲并且积极参与的原因。事实就是,今天像这样把摩西五经的故事从头到尾娓娓道来的综合项目已经不多了。对我个人而言,这也是我所做过的最大的项目——头一次用了一整年的时间,跟一个专业团队和内容创作团队并肩作战。我们的出品是高质量的!


Shavua Shavua观看人数最多的一集——Parashat Vayera,翻译过来就是:“哎呀!为什么妈妈被冻僵了?”

 

DONATE

我们为什么要把书翻译成希伯来语?为主预备将要收割的庄稼

茂滋在图书出版方面已经有35年历史了。开始的时候,仅是按照我们的预算一年出几本——况且那个时候,以色列全国也只有为数很少的重生希伯来读者。

我们知道,就读者群而言,我们几乎是从零开始。那么,为什么我们还那么决意地一定要出版希伯来语图书呢?我们的内心燃烧着这样一个异象:有一天,我们将拥有数以百计,然后数以千计,再然后不计其数的读者!我们对自己说:“我们不仅需要为今天的读者做好准备,还要为主预备好将来待收的庄稼!”

总而言之,我们迄今为止已经为特会和各类课程出版了170本图书、手册、教学用练习册,等等——全部都是希伯来语的。今天,我们已经从我们经手出版的书当中选出了最好的70本,把它们放在了我们的网页上,有兴趣的读者朋友们可登陆www.maozstore.co.il 浏览。我们还跟以色列两家最大的互联网出版公司——Mendele and Yediot Aharonot(后者是以色列最大的报刊的出版商)合作出书,Mendele 还把我们的书做成电子书在线上出售。另外,我们还在亚马逊上不断增加希伯来语图书的上架量。而在以色列境内,茂滋的书也被放在了19家弥赛亚教会和书店的书架上。

今年,我们正在翻译、编辑和校对另外七本书。这七本书的出版需要66300美元——这还没有把《按年代顺序记叙的圣经》(见本期英文版新闻信第12页)这个为期三年的翻译项目计算在内。

我们的图书销售还从未达到过盈亏平衡。我们在以色列翻译和出版这些书,每一本都耗资巨大,而且每一次也只能印刷几百本。你可能会觉得吃惊,但对我们而言,用希伯来语出版根植于圣经的、跟圣经文化相关的书,是建立以色列弥赛亚犹太人新老信徒群体的一种方式,将会给信徒的生命带来永远的改变。

试想一下,假如你一辈子都无法获得一本用你自己的母语印刷的圣经或相关的属灵书籍,你会怎么样?

我们相信印刷品的力量!我们非常感谢神和我们的伙伴们给了我们印刷这些书的能力。我们非常肯定地相信,这些书将有助建立“大卫的帐幕”,直到弥赛亚再来!

DONATE

为孩子们创作音乐

10岁的Yair Mazen 或许年幼,然而,他的天赋却是令人 难以置信的!

Yair Mazen是海法一间快速增长的教会牧师的儿子——这对牧师夫妇有五个孩子,每一个都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天赋。Yair的哥哥和姐姐都是已经取得了一定成就的音乐家,都在带领敬拜,在演奏方面非常专业。Yair及其妹妹是我们“为孩子们创作音乐”项目组的学生。

去年,茂滋为40多名孩子提供了音乐奖学金。今年,我们希望在9月份新学年开始之际,招收60名有音乐天赋并致力于在音乐创作和唱歌方面发展的主内儿童。这些孩子来自以色列国内21间不同的教会,都已经在音乐院校里面学习。

我们是在向新一代的敬拜和赞美领袖投资,他们将给神带来荣耀,将向那些被真实的敬拜所带来的平安和美好所吸引的人作见证。许多以色列信徒都会告诉你,他们刚刚来到弥赛亚教会的时候,是首先被教会里美妙的音乐和歌声吸引了,才开始寻求弥赛亚耶稣的。

这个项目新学年度的费用是:60名孩子,一共40500美元(相当于29800英镑、33950欧元或51635加拿大元)

录制以色列信徒的敬拜:
取材自旧约的故事——《你真特别》(You are special),即将发行。紧随其后的是第二张儿童CD,讲述耶稣及其生平。


Tanya Kadin, “为孩子们创作音乐”(Music Making for Kids)事工总监,正在带领孩子们为将要录制的首张儿童敬拜CD《你真特别》进行排练。

我们投注最大热情的四件事情之一,就是制作荣耀神及其儿子弥赛亚耶稣的音乐。但是,使我的音乐有别于其他的音乐的是什么呢?恩膏!我们热爱有恩膏的音乐。我们热爱制作精良的音乐。当我们听到既有恩膏,又有优美的歌声和琴声的音乐时,就有如听到了天籁之音!对我们来说,这样 的音乐是无与伦比的!这是我们渴望在以色列全境都能听到的!

茂滋的团队成员Tanya 和Roman Kadin是我们“为孩子制作音乐”项目的带领者,他们正与最优秀的弥赛亚词曲作者一起制作第二张儿童歌曲CD。首张CD《你真特别》包含了许多取材自旧约的故事,这第二张将用歌曲讲述耶稣及其生平。当然,全部都是用希伯来语演唱的!我们的首张儿童唱片是我们所有的唱片中最受欢迎的一张!我们简直迫不及待地等候这第二张的面世了!相信它一定会受到说希伯来语的孩子们的欢迎的!

DONATE

跑完赛程

到目前为止,茂滋的翻译项目《按年代顺序记叙的圣经》希伯来语版的翻译工作已经进行了11个月。我们要把希伯来语圣经按照记叙圣经的顺序排列——这将是一本十分精彩的圣经!

这个翻译项目将耗资50万美元,目前,我们已经收到了来自茂滋伙伴们三分之二的款项——这实在是太奇妙了!弥赛亚圣经学者们正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您可以跟我们一同投资,共同把这本希伯来语圣经带回给我们的犹太同胞。

我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把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的话语带给我们的以色列同胞!

目标预算:500,000美元
目前已筹:333,000美元
(相当于250,000英镑、283,000欧元或440,000加拿大元)

这本希伯来语圣经的翻译和出版需要您的支持!每一页所需的费用是250美元(相当于195英镑、210欧元或315加拿大元),您可以赞助一页,也可以赞助更多!

The Narrated Bible translation project

The Narrated Bible translation project

DON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