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 中文

/0918 中文
0918 中文 2018-09-30T07:16:33+00:00

现代希伯来语之父第1部分

0918 - Eliezer Ben Yehuda

以利以谢·本·耶胡达 1858-1922

 

上世纪七十年代早期,当我在耶路撒冷生活的时候,很荣幸地结识了亲爱的朋友以户·本·耶胡达(Ehud Ben Yehuda),同时也认识了他的妹妹朵拉。当时,他们两兄妹都已经70多岁了,是以利以谢·本·耶胡达(Eliezer Ben Yehuda)及其第二任妻子赫曼达三个仍然在世的孩子中的其中两个。耶胡达兄妹的父亲在世时在不可思议的困境中坚持自己的工作和使命,其中的遭遇令人唏嘘,但又感人至深。有关以利以谢·本·耶胡达成就的书不少,我本次的写作目的是向大家描述这个家庭为了令希伯来语起死回生所经历的挣扎。他们的故事对于那些受召要成就非凡之事的人来说,是一个伟大的人生功课。我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以连载的形式跟大家讲述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要怎样的人,才能仅凭一己之力,就令早在公元第二世纪就已经沉寂的语言起死回生呢??

没错,在19世纪的时候,仍有许多犹太人能够阅读希伯来语的摩西五经和拉比书,或至少能够照本宣科地念出祈祷书里的字句——东欧的犹太人尤为如此。信教的犹太人会诵读这些古老的经文,但是能够明白的,却是少之又少。耶路撒冷曾经有为数不多的西班牙系犹太人(来自阿拉伯国家)也会说一些希伯来语,但仅是非常有限的古希伯来语词汇,无法表达任何的现代概念。人们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希伯来语也可以是一种活的语言。当时,没有一个犹太人把希伯来语当成自己的母语来说——从任何一个实际的角度而言,希伯来语都是死的。

1880年代,从世界各地来到圣地的犹太人大约有3万,这些人都说着原本寄居国家的语言。若不是以利以谢的话,希伯来语口语是否能够复苏,还真是一个疑问。因此,以利以谢·本·耶胡达被整个犹太世界尊为“现代希伯来语之父”,是当之无愧的。

本·耶胡达1858年出生于立陶宛,是家中最年幼的孩子,从小在父亲的膝下学习希伯来圣经。他喜欢跟自己的父亲在一起,天资聪颖的以利以谢4岁的时候就已经默默记住了大段大段的《摩西五经》、《塔木德》和圣经注释。

0918 - ruins of a typical house in Luzhky
一座坐落在以利以谢·本·耶胡达出生地立陶宛Luzhky的典型房子的废墟。

但是,以利以谢的父亲不幸患了肺结核。有一天,当他在跟4岁的小以利以谢在学习《摩西五经》的时候,突然咳出一大滩血来吐在经书上。临终的时候,父亲最后的一句话就是:“以利以谢,我的儿子,把《摩西五经》擦干净!不要辱没了我们的圣经书。”

自此,年幼的以利以谢就被送去了一个又一个寄宿制的宗教学校就读。不论去到哪一所学校,他从来都是该校最优秀的学生。在其中一间学校就读期间,有一次,他最喜欢的一位拉比偷偷塞给他一本在当时十分罕见的、被翻译成希伯来语的非宗教书籍——《鲁宾逊漂流记》。这本书点燃了他的一个信念:希伯来语可以再次活过来!

0918 - Robinson Crusoe Book in Hebrew

《鲁滨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是在19世纪被翻译成希伯来语的极少数世俗著作之一,被犹太教宗教人士视为禁书。(上图是现代译本)

在自己的回忆录里,他写道:

“我深深地爱上了希伯来语的发音,这是一种生动的语言。这种爱是如此的深沉和炽热,是生活的洪流无法扑灭的。是我对希伯来语的热爱,救我脱离了潜伏在我新的人生下一个阶段里的危险。”

当他最喜爱的拉比偷偷塞给他一小卷的非宗教典籍希伯来语图书本时,以利以谢就迎来了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阶段。父亲去世之后,以利以谢就一直跟着叔父一起生活。他的叔父是个极端宗教化的人,得知自己的侄子如此大逆不道地在阅读拉比典籍以外的书时,惊恐万状,愤怒地把年仅14岁的以利以谢赶出了家门,并且告诉他永远不要再回来。

一次改变历史的邂逅

以利以谢失魂落魄地流浪了一夜,来到附近的一个小镇。他走进当地的一所会堂,倒下就睡着了。一位叫所罗门·乔纳斯( Solomon Jonas)的犹太商人走过来,邀请他到自己的家里去。乔纳斯不是那种非常传统的犹太人,而是更为世俗化的。以利以谢一来到乔纳斯的家里,就深深地被乔纳斯家的书房给吸引住了。但是,他发现自己一个字也看不懂。他只认得希伯来语字母,即便是他的母语意第绪语,也是用希伯来语字母书写的。

乔纳斯收养了以利以谢做自己的养子。乔纳斯一家很快发现了以利以谢极高的天赋,于是全家人都积极地开始帮助以利以谢为参加一所国立学校(世俗的)的入学考试做准备,以便将来能够考取大学。乔纳斯的女儿德沃拉自告奋勇地教授他俄语和法语——这是国立学校的必修课。至于数学和生物,则是他用这些新学来的语言,通过阅读自学的。他的学业十分优异,因此就计划上大学。以利以谢和德沃拉一直保持着通信。德沃拉将以利以谢视作自己的王子。

他成为一个非常世俗的人,非常喜欢俄罗斯语和法语的伟大著作,对犹太人的一切则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只除了一件事是他放不下的。他写道:“这根牵引着我的绳子就是希伯来语。即便后来所有跟犹太人有关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变得十分陌生,我仍旧是对希伯来语念念不忘。”

一个新的运动——民族主义

0918 - Solomon Jonas

所罗门·乔纳斯,一位世俗的生意人,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无家可归的本·耶胡达并“收养了”耶胡达成为自己的家人。

点燃这位有远见卓识的人内心火焰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在许多渴望建立自己国家的人中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运动。他看到保加利亚人反抗他们的统治者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就想,假如并非古老民族的保加利亚人都可以要求并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那么圣经所记载的犹太百姓以及耶路撒冷的继承人,岂不应该拥有同样的权利吗?

他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当他读着报纸的时候:“突然,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一道明亮的白光在我眼前闪现……我听你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内心呼唤:‘以色列及其语言要在他们父辈的土地上复兴!’这就是梦想。”

后来,他读到了英国著名作家乔治·艾略特1876年所写的一本非常特别且有争议的书,这本书呼吁为犹太人争取原本属于自己的故土。这本书对明确他一生的使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他意欲去巴黎学医,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他准备通过从医来养活自己和家人。他计划跟德沃拉结婚,然后一起到耶路撒冷生活。

他的天主教知己

这样,1878年的时候,以利以谢开始了在索邦神学院(巴黎大学的前身)的学医生涯。他身无分文,仅租了一间阁楼,每天只吃一顿饭。他每天都沉浸在巴黎的各大图书馆里,在一个俄罗斯图书馆里认识了一位新朋友——俄罗斯-波兰裔天主教新闻记者Tchatchnikof并很快被他收养,这为他打开了通往法国文学界的大门,让他结识了维克多·雨果等文学巨匠。

有鉴于欧洲教会历史上长期的反犹教育以及各国认可的反闪族主义,他们之间的友谊是非常罕见的。在当时,犹太人只跟犹太人来往,但是Tchatchnikof却跟以利以谢成了亲密的朋友,不但训练他从事新闻的艺术,还给他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好让他可以养活自己。最有意思的是,Tchatchnikof还开始督促以利以谢坚持把建立犹太人故国的梦想付诸行动。

Tchatchnikof问他的好朋友以利以谢:“还有没有其他的犹太人渴望看见自己的国家复生?”以利以谢的回答是:“每一个犹太人都相信当弥赛亚再来的时候,他们会回归故土。”但是,他又补充道,那些受过教育的、已经被“启蒙了的”犹太人(他们可能有做一些什么的渠道)倾向于被同化。

身为记者的Tchatchnikof接着又问他,是否曾经有人公开出版和发表过有关锡安的民要回顾故土的观点。以利以谢解释说,他知道有一本希伯来语的期刊,名字叫“Hamagid”。

Tchatchnikof问:“那么,你能用希伯来语写作吗?”当以利以谢承认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写好的时候,这位天主教徒记者反驳道:“假如你能用希伯来语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么你就可以把它写成文章。或许这正是我们在这种时候、在这座被称为自由民族主义中心的城市相识的原因。”

当以利以谢提议说让别人来做这件事的时候,Tchatchnikof暴怒起来:“这种想法既幼稚又愚蠢!谁是第一个得到启发的人,谁就应该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并把它发表出来。赶紧去做!我们再也不要为这件事情争辩了。”

于是,以利以谢写了文章并把文章投给了“Hamagid”。然而,文章却被Hamagid拒绝了。他在感到沮丧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健康每况愈下。他觉得那才点燃的一点点微光被瞬间扑灭了。他陷入了抑郁之中,觉得自己不过是巴黎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被贫困和疾病所击垮。

他的朋友说:不要放弃!

0918 - HaShahar newspaper

《黎明》(HaShahar)杂志。这是一本希伯来语刊物,刊载了以利以谢·本·耶胡达的第一篇呼吁让犹太百姓拥有自己的国土和语言的文章。

Tchatchnikof 生气了。他说:“你身上一点都体现不出一个犹太人标志性的盼望和坚韧。你不能就这么放弃,不能就这么失去盼望。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其他的希伯来语刊物,你还可以继续投稿。”确实有。以利以谢把稿件投给了维也纳的一家希伯来语刊物《黎明》(The Dawn)——他的文章被采纳并刊登了。

几周后,Tchatchnikof 来看望以利以谢,却发现他的朋友在吐血——以利以谢感染了肺结核,而且极有可能是老早以前从他父亲那里感染的此病。

以利以谢告诉他的记者朋友Tchatchnikof 说:“真糟!我才刚刚收到《黎明》杂志的来信,说他们对我的文章感到非常满意,而且他们相信我一定会取得伟大成就的。然而,一切都太晚了,我现在吐血呢,肯定是患了肺结核。

Tchatchnikof 听了,不但没有表示同情,还勃然大怒起来:“你看医生了吗?你肯定这是肺结核吗?你知道这是致命的疾病吗?”这位波兰裔的记者带以利以谢去了自己的医生那里就诊,医生又推荐他去看了专家。诊断的结果是,以利以谢只剩下6个月的生命了。

“呃,情况是,我只有6个月可活了。”以利以谢说。Tchatchnikof 再次暴怒起来:“你不能死!太多解放运动胎死腹中,都是因为这些运动的倡导者连自己的命都没能保住。”

他提醒以利以谢,有一个伟大的犹太慈善家叫埃蒙德·罗斯才尔德,是一位男爵(Baron Edmond Rothschild)。罗斯才尔德总是帮助有需要的犹太人。以利以谢对于向人求助犹豫不决。于是,Tchatchnikof 就替以利以谢求助。罗斯才尔德把病重的以利以谢送到了他位于温暖的阿尔及尔的医院接受治疗。在那里,以利以谢逐渐恢复了体力,又开始写了更多的文章。

Tchatchnikof 到阿尔及尔看望他,以利以谢给Tchatchnikof念了他的第三篇文章。下面是其中的几句话:因此,让我们复兴这个语言,把它植入我们的年轻人的口里,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背叛它——但是,

除非是在希伯来居民占绝大部分人口的地区,否则希伯来语就不可能复兴。因此,我们必须增加这片荒芜的土地上犹太人口的数量。我们要呼吁希伯来的余民回归先祖的故土。让我们复兴这个民族!这样,这个语言才能焕发活力!

假如我们复兴这个民族并把这个民族带回他们的土地,那么希伯来语就能够活过来!因为终归来说,这是最终救赎的唯一路径。而如果没有这一救赎,我们就将永远失丧。

Tchatchnikof 叫起来:“以利以谢,你竟然不是波兰天主教徒,这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是的话,你会是我们波兰最年轻的圣徒……但愿你的同胞能意识到你话语里的预言。我在你的声音里听到了耶利米、阿摩司、以赛亚和以西结。我对犹太人从来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我知道,先知的种子仍然活着。你的同胞必会知道你所说的救赎,人们也必将知道你是宣告了这一救赎的先知。”

以利以谢又赢得了另一位有影响力的支持者——Peretz Smolenskin——《黎明》杂志的作者和出版者。Smolenskin读了本·耶胡达文章的论述,感受到了里面饱含的热忱,同时目睹了俄罗斯所爆发的恐怖大屠杀之后,他意识到,唯一能帮到犹太人民的,就是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国土和语言。

回到巴黎,以利以谢开始为启程去耶路撒冷做准备。“如果我呼吁我的同胞回归他们荒芜的土地,而自己却留在巴黎,那么我就是最大的假冒伪善者。”以利以谢的决定不但得到了Tchatchnikof的鼓励,Tchatchnikof 还为他出了回归圣地的路费。

但是,令人难过的是,以利以谢知道他必须终止自己与一生挚爱德沃拉·乔纳斯的关系。作为一个肺结核病人,他知道自己可能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甚至更为可怕的是,他可能会把疾病传染给妻子。总言之,他不可能结婚和养家。

他给德沃拉的父亲所罗门·乔纳斯写了一封信。他在信里解释道,尽管他很多年前就已经计划要娶德沃拉为妻,但是由于自身的疾病,他如今愿意给德沃拉自由。另外他还解释说,他准备搬到耶路撒冷生活。他在信里写道:“我不知道去了圣地该做什么,只是知道我必须去那里。”

他继续写道:“除了跟您的女儿解除婚约之外,我别无选择。请您相信我,先生。我这么做并非出于卑鄙的理由,并非因为我不爱她。我的心仍然深深地爱着她,但是,我却什么也给不了她!我无法承诺给她一个家,也无法生儿育女,更无法给她长久的婚姻。我的医生告诉我,如果她跟我结婚的话,可能会成为我身上这个该咒诅的疾病的牺牲品。仁慈的先生啊,我恳求您替我传话,劝您亲爱的女儿必须忘记我,另觅更值得爱和结婚的良君。我祈祷她幸福快乐。先生,请您相信我,离开了我,她会更加幸福。”

 

欲知后事如何,敬请留意我们下一期即2018年10月的推送。

*我从以利以谢·本·耶胡达的孙子以利以谢·本·耶胡达所著《预言的成就——以利以谢·本·耶胡达1858-1922生平故事》(Fulfillment of Prophecy, The Life Story of Eliezer Ben Yehuda 1858-1922)一书中引用了大量的资料。以利以谢·本·耶胡达从祖母赫曼达·本·耶胡达那里获得了许多详实的一手资料。

DONATE

感谢茂滋伙伴们 给了我们出版Francine Rivers所著 救赎之爱》(Redeeming Love)的机会。

0918 - Redeeming love

 

已经全额支付:$19,062

0918 - Redeeming Love book in Hebrew我的名字叫Anat Brener,在特拉维夫市旧中央公共汽车站附近服事主、向娼妓和吸毒者传福音已有12年了。我们的机构名叫“Chayim Be’Shefa”(翻译过来就是丰盛的生命之意),在过去的6年里,我们开办了一间叫做“红毯”的日间中心。来到我们中心的女孩都是性工作者、吸毒分子和无家可归的人。她们来到我们的中心领取食物、洗澡、洗头、修剪指甲、换洗衣服和睡觉。她们知道我们的信仰,也愿意让我们经常为她们祷告。

数年以前,我读了一本名为《救赎之爱》的书,作者是 Francine Rivers。这本书描绘了神的爱——这是一种能给人带来救赎、释放人自由,不论我们陷入怎样深的罪和痛苦中,都无条件地爱我们的爱。我的心深深地被这本书打动了。

这本书最近已经由茂滋翻译成了希伯来语,我决定大量购买然后分发给我们所服事的地区的人。我把这本书送给所有服事性工作者的人道主义组织、凡是可以自己阅读的妓女以及所有愿意服事和帮助的人。

我还向康复中心赠阅此书,因为我相信此书能触摸人的心灵、反映神的救赎之爱。我完全相信,神对这些女孩子的爱是她们逃离娼妓生活和吸毒日子的关键。

Anat Brener
www.abundantlife.org.il

DONATE

已经完成和出版的书!

《你真特别》 Your Are Special – 已经全额支付:$8,706

《耶稣之书》Jesus Book – 已经全额支付:$16,871

《示巴的传说》Legend of Sheba – 已经全额支付:$15,393

《不要叫我基督徒》Don’t Call Me Christian – 已经全额支付:$5,903

《伊斯兰世界征服美国的策略》The Islamic Strategy to Conquer America  – 已经全额支付:$11,159

 

正在制作的书

38,752美元 就能把所有这些书投放在20间教会和茂滋图书的网站上。另外,我们还将这些书全部制作成了网络数码本,每本的制作费用大约是1500美元。

0918 - A Hope and a Future by Jonathan Bernis《盼望和未来》 A Hope and a Future
Jonathan Bernis著

真正信徒的人生不仅只有救恩和永生的应许,也有丰盛的生命。真实的盼望不是期期艾艾的想法。这本书用丝丝入扣的教导,帮助信徒们更加明白神承诺要具体带领他们经过的艰难和帮助他们成就他们在地上一生的命定。

已经全额支付! $15,104

 

0918 - A Rabbi Looks at the Supernatural book by Jonathan Bernis《拉比看超自然》A Rabbi looks at the Supernatural
Jonathan Bernis著

我们非常兴奋地看到,犹太信徒所写的好书越来越多了。犹太之声的Jonathan Bernis以超自然为题写了一本书。明白超自然这个主题的犹太人极少,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这本书不论对以色列的信徒还是非信徒来说,都是非常有必要一读的。

总费用: $12,330
仍待支付: $8,611


0918 - A Rabbi Looks at the Afterlife book by Jonathan Bernis《拉比看来生》A Rabbi looks at the Afterlife

Jonathan Bernis著

Jonathan Bernis的第二本重要著作。我们认为,再也没有比教导、传讲或见证来生更重要的了。Bernis带领读者们踏上难忘的信心之旅,探索圣经、历史和亲历过来生的人所提供的一手资料。

总费用: $15,300
仍待支付: $11,075

 

0918 - The Islamic Antichrist by Joel Richardson《伊斯兰敌基督分子》 The Islamic Antichrist
Joel Richardson著

Joel Richardson关乎末世所发的预言是全世界最平衡、认可度最高的。尽管此书的信息是给全世界信徒,向信徒揭示伊斯兰教神学关于他们将要来的“弥赛亚”,但是我们相信,许多犹太人——不论信徒还是非信徒,都将因此书的研究和信息而改变。

总费用: $13,743
仍待支付: $3,032

 

0918 - Your People Shall Be My People by Don Finto《你的民就是我的民》Your People Shall Be My People
Don Finto著

如果你想要送你的犹太人朋友一本由一位真正爱以色列的非犹太人所写的书,我们推荐你送这本!Finto细致地回顾了神对以色列永远的爱,接着解释说,每一个重生的、爱神并借着圣经明白神心意的基督徒,都会深爱以色列和以色列百姓。对非基督徒犹太人来说,这是一本非常棒的书。

总费用: $11,912
仍待支付: $7,687


0918 - The 5 Languages of Appreciation in the Workplace book《工作中表达感激的五种语言》The 5 Languages of Appreciation in the Workplace

Gary Chapman – Paul White 著

本书高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的第一位。犹太信徒必须明白,了解同事表达感激的语言,将极大地改进我们在工作中与同事之间的关系。工作场合中的大多数麻烦都跟这个问题有关:人们是否感到被感激?本书将帮助你回答:“是的!”同时,也将加强信徒在工作中的见证。

总费用: $14,774
仍待支付: $8,347

DONATE

诺娃一位正统派以色列妇女跟随耶稣的见证

0918 - Noa - Immersion

本文作者Moti Cohen(左)和埃多一起为诺娃(化名)施洗。

几个月以前,我的一位在我们教会刚刚信主的好朋友埃多要针对他所学习的一个课程发表讲话。在演讲的过程中,他决定分享他在Tiferet Yeshua教会所经历的释放过程。尽管他没有提到耶稣的名字,但是显然,听众中有不少人可能会在他的演讲结束之后向他了解更多的细节。

诺娃显然是一位正统派的犹太人。演讲结束之后,她就走向埃多,提出了有关什么是教会,以及他所说的“释放”是什么意思的问题。埃多十分高兴地与诺娃分享了自己的信仰并邀请她来教会。

诺娃来了。她非常喜欢学习有关耶稣的道理。她喜欢赞美和敬拜,因为这跟她在会堂里经历的重复的、每一个环节都严格按照传统形式进行的礼拜仪式很不一样。渐渐地,诺娃明白到,信耶稣并非“舶来品”,而是牢牢根植于犹太教的。而且,初代的首批信徒全部都是犹太人,我们的信心也是以希伯来圣经和新约为基础的——新约同样也是犹太人写的。

诺娃开始上我主领的门训课程,深入探究信主耶稣的根基,比如耶稣的献祭、人的悔改、希伯来语圣经里有关弥赛亚的预言、学习神话语的重要性以及水洗的重要性。

有意思的是,埃多也跟着上了几节课,甚至还参与门训诺娃。尽管埃多自己信主的时间也不长,但是很显然,他有传福音和门徒栽培的恩赐。就我而言,看到一个刚刚信主没多久的人带领其他人来信耶稣,而且还亲自门徒栽培这些人,这也是一种很特别的体验。对有宗教信仰的犹太人来说,祷告就是背诵祈祷书《西都尔》(Siddur)上的话。正统犹太教信徒视祷告为信仰的核心,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他们是没有与神交谈的概念的,因此就不会借着祷告与神交通。正统犹太教每一段祷告都是按照一个既定的格式写好的,然后一天当中根据不同的时候祷告不同的事项。

部分强制性的祷告只限于严守教规的男性,女性则可以免做。不过,每天早上,诺娃起床的时候都得背诵“Modeh Ani”,感谢神让她平安醒来。每餐之后,诺娃就会祈祷“Tfilat Mezuman”,感谢神赐予食物。犹太教里还有许多规定的、强制性的祷告,有的非常美丽,但是没有一个是发自个人内心深处对神的呐喊。

在 Tiferet Yeshua,诺娃接触到了她以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另一种祷告,与过去那种直接念祈祷书的祷告截然不同。她非常喜欢我们在教会里的祷告方式,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很难做这种发自内心的祷告。然而,在一次礼拜的过程中,就在布道即将结束之际,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那一天,全体会友被分成好几个小组分别为不同的事项祷告。轮到诺娃的时候,她张开嘴就祷告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对神的爱而祷告!神居然给了她从心里向神祷告的能力!这令她无比欢喜!

0918 - Tiferet Yeshua

特拉维夫市区的Tiferet Yeshua 教会

赞美神!又多了一位知道怎样让自己的祷告达到天庭的以色列人!

上周,我们去到Tiberias附近的约旦河旁为诺娃施水洗。这特别的一天的到来令她兴奋不已。埃多也跟我们一起来了,另外还有两辆小轿车装满了前来见证这一时刻的人。埃多和我一起为诺娃施洗,这很重要,因为是埃多带诺娃信主的。我们向诺娃解释说,当她整个人被浸没在水里的时候,就是表明自己与基督同死,标志着旧人和旧有的情欲及恶念的死去。而当我们从水里出来的那一刻,则象征着我们与耶稣一同从死里复活了(罗马书6:6),从此我们要开始靠着圣灵活出新的生命、过一种新的生活(罗马书6:4)。

诺娃宣告说,她要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以色列的弥赛亚——耶稣。她为自己的救恩感谢神,然后,就走进了水里。这是一个满有能力的圣洁时刻,她受洗的时候,我们都感受到了圣灵强烈的同在。神用喜乐充满了我们,我们知道,他因这位“锡安的女儿”做了跟随耶稣的抉择而欢欣。我们一起唱歌、祷告,然后满怀平安和喜乐地返回特拉维夫。

DONATE

美国弥赛亚犹太人联盟 2018年MJAA 特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0918 - Israeli Delegation to MJAA 2018

以色列代表团(The Israeli delegation

0918 - Yoni & Dana我们结婚快一年了,住在离海法很近的地方。我们俩都是28岁,都是专业的英语老师。大约飞往美国之前的两个月,我——Dana,Yoni的妻子,怀孕了。为了孩子的平安,我们打算取消行程。但是祷告了之后,我们还是决定去,而这个决定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祝福。

我出生在海法的一个信徒家庭,Yoni信主比我晚。由于Yoni刚信主不久,而且来自坚定的无神论背景,因此一开始的时候,他对这个特会的重要意义和目的是持怀疑态度的。

然而,他觉得神要我们去是有原因的,因此他决定以积极的心态去参加这个特会。我们在特会上的整体经历是奇妙的,它唤醒了我们里面很深的情感。真的非常感谢神把如此大能的爱倾倒在我们以色列团队身上。

我们认识了美国的教会领袖Russell,他在一场排球比赛中跟Yoni成了朋友,我们就以色列的弥赛亚肢体,以及以色列的生活展开了很长时间的讨论。

Russell为自己所听到的一切感到兴奋不已,第二天早上,他对我们说,他整夜都在为我们祷告,一边祷告一边流泪。他哭了好久。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还为我们祝福并且再次为我们祷告。Russell还提出要跟我们合影留念,因为他想跟他教会里的人分享他的见证。

总而言之,这次的特会非常奇妙,我们都感受到了爱、给予、分享、聆听、强调对以色列和以色列百姓的爱的灵的运行。能来参加特会,我们感到非常蒙福——尤其是以色列之夜的那一场!我们感到神的同在祝福着每一个讲员、每一场活动以及每一顿饭食。

当地的员工以及MJAA的员工总能给我们一种归属感,让我们感到自己是被接纳的。至于Yoni,我发现他的信心也得到了极大的巩固,他的许多问题都得到了解答。尽管他问题多多,但是,他所领受的属灵和身体上的祝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我则对犹太民族在其他民族得救这件事情上所起的重要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因为在以色列,人们容易视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为理所当然,并不去想这其中还有什么普世性的目的。

我们发自内心地感谢各位慷慨的捐资者。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这奇妙的旅程就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不但在以色列团队里交到了好朋友,还结识了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人。

我们强烈建议更多的以色列信徒也参加这样的特会。奉耶稣的名,我们感谢并祝福每一位慷慨的捐资人,是你们让我们有了人生中令人如此难忘的一次经历!

Yoni & Dana Majlin

0918 - Ari Sorko-Ram at the MJAA 2018

 

0918 - Emily这次特别的美国之旅十分令人兴奋,给我这个刚刚退役的人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祝福。那些与我们素未谋面的人爱我们、尊敬我们、为我们祷告,仅仅是因为我们来自以色列!

他们的爱令我感激的同时,也令我明白为他们、特会以及为那些出资给我们来领受如此多祝福的人祷告是多么重要。

我由衷地感谢每一位出资者,谢谢你们的爱以及你们对耶稣和以色列的忠心!

Emily Manpel

 

0918 - MJAA 2018

DONATE

写在2018年9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

5779年新年快乐!我们离弥赛亚再来又靠近了一年了!

这个月我们跟大家分享了茂滋事工的一个重要部分——书籍的出版。这些关于信心的书有助鼓励和装备以色列的信徒。当然,这里面也不乏如何向失丧的人传福音的书。

1978年,当我们出版第一套希伯来语系列丛书的时候,一切似乎都让人感到荒谬。耗资数千甚至数万美元出版我父亲Gordon Lindsay所著的“走过圣经”系列,这听起来都让人觉得极不合理。毕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色列全境的弥赛亚犹太人只有寥寥几百人,而这些人当中,会说希伯来语的,更是少之又少。其余的人大多是来自美国和欧洲的移民,他们看的是他们母语译本的圣经。

但是,我们知道,根据圣经的预言,以色列将会出现极大的复兴,将会有许许多多的以色列人相信我们的弥赛亚耶稣。我们从心里觉得我们要为将来要信主的许许多多以色列人做预备,而希伯来语书籍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事实上,神已经使用茂滋出版了成千上万的书用于向犹太人见证耶稣是将要来的弥赛亚!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在翻译、编辑、排版和出版以信心为根基的书来帮助以色列的犹太信徒成长和成熟,并带领失丧的人领受借着耶稣所成就的救恩。

今天,我们的官网 www.maozstore.co.il. 上有大量的希伯来语图书可供选择,而且购买我们电子版图书的读者也在快速增长。我们一直在积极地筹备资金,一旦资金到位,我们就会把这些图书投放到亚马逊和其他大型的希伯来语网店。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非信徒将有机会接触到福音!

我们的目标还包括让这些书能够到达弥赛亚犹太人群体的手里,让他们的信心通过阅读得到成长。如今我们的书已经出现在20间说希伯来语的弥赛亚教会,对于教会里那些无力购买的人,我们会免费赠阅!

但是,坦白地说,我们每出版一本书都耗资巨大,而且整个过程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才能完成。我们出版这些书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为了坚固我们的希伯来语弥赛亚社群以及向失丧的人传福音。这是我们竭尽所能要做的工作。

我们的这些书是要用于推进神的国,直到犹太人的王耶稣再来。因此,我们这些书会不断地再版!

我们前面提到的那几本书总共还需要38,752美元才能完工,才能把他们送到以色列各地的人手里。

你愿意帮助我们吗?我们心里知道、灵里看见的一件事是:圣经的日子再现了!庄稼已经熟透了!

愿神在这新的一年里赐福给大家!

Ari & Shira Sorko-Ram

尾注:本月您在为以色列百姓做奉献的时候,不要忘了订购犹太新年挂历哟!今年的挂历实在太美了,您绝对不会失望!

0918 - The Lord's Appointed Times Calendar

DON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