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中文

/1118 中文
1118 中文 2018-10-31T08:09:37+00:00

现代希伯来语之父第3部分: 世界第一个“希伯来孩子”

1880年代早期,首批去圣地的先驱都是BILU的领袖。左:Yaacov Shertock,其子摩西·夏里特(Moshe Sharett,用了希伯来语姓氏)后来成为了以色列的第二任总统。右:Zeev Vladimir Dubnov;中:以利以谢·本·耶胡达。

以利以谢·本·耶胡达是犹太人自古以来最不寻常的人物。他是一个激进的异象者、敢于梦想不存在之事物的人、一个自学成才的天才词典编撰者,以及一个非比寻常的组织者和驱动人们去尝试不可能之事的人。然而,这些词语所描绘的,却是一个重症病人——一个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坚持每天工作19个小时的人。以色列的神出人意外地使用了这样一个人来复活了一门已死的语言,使他承担起最重要的责任,把这个民族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枯干的骸骨聚拢在一起。

由于患了肺结核,医生判他只能活6个月。1881年,他和将要成为他新娘的德沃拉毅然离开欧洲,搬到了圣地。他决定,只要他一息尚存,他就要待在耶路撒冷,完成他的使命。他有先知的远见,他明白,除非诞生一个犹太人的国家,否则希伯来语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民族的语言。但是他也同样明白,没有自己民族的语言,犹太人绝不可能组建起一个国家。

跟他一样令人称奇的人物是德沃拉——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丈夫的异象。她来到一个新的国家,只会几个在去以色列的船上学来的希伯来语单词。她所接受并与她的丈夫结伴承担的伟大使命,就是创建世界上第一个说希伯来语的家庭。

以利以谢一直都梦想有一个家——拥有自己的家,生一大群的孩子,所有的孩子从一出生起就说希伯来语。因此,德沃拉在他们抵达耶路撒冷才几个月的时候,就怀孕了。德沃拉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自己得学希伯来语,因为她已经跟以利以谢约好了,从此以后,无论是跟以利以谢、跟她的朋友,还是跟他们将来的孩子,她将只说希伯来语,此外任何其他的语言,一概一个字都不许说。

徒手学习希伯来语

面对现实的时候到了。德沃拉每天得学习好几个小时的希伯来语——而且是自学。没有课本,也没有任何可以跟她说希伯来语的朋友,甚至她的丈夫也无法教她——以利以谢当时是Dov Frumkin所办的一份小报《百合》的替补编辑,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已经筋疲力尽。

最大的挑战是:他们一贫如洗,甚至常常要很费很大的劲,才能买够烤面包之用的面粉——而面包常常就是他们仅有的食物了。

他们搬到耶路撒冷大约三个月之后,有一天,一位访客敲响了他们家的门。这位访客的名字叫Nissim Bekhar,是以色列国际联盟经营下的一间法国男校的校长,该校是由富有的埃德蒙·罗斯才尔德男爵慷慨赞助的。Nissim Bekhar不顾罗斯才尔德不许在他赞助的圣地学校教授希伯来语的命令,邀请以利以谢到他的学校教授希伯来语!Bekhar解释道,他非常赞成以利以谢关于民族复兴的异象,也明白人民、土地和语言之间的关联。

Bekhar对以利以谢说,他没有这个职位的预算,但他打算从两个教宗教的老师的薪水里各抽取一些出来,支付以利以谢的费用。异象者以利以谢的工作再次仅能得到微薄的收入,但是他对于“用希伯来语教授年轻学生希伯来语”的强烈热忱大大超过了他对金钱的渴望。“用希伯来语教授希伯来语”是以利以谢独有的教学方式,在他所教的所有希伯来语班里,从第一天起,他就仅用希伯来语跟学生们说话了。他带的班都极其成功,他所教的首批学生中,有的还成为了新的犹太国家的建国领袖。

极端正统派犹太人宣布禁令

但是,以利以谢还有更多更切身的挑战。他那些正统派犹太人邻居对他的“异教徒”行为的憎恨愈演愈烈,他们认为,以利以谢试图要把希伯来语发扬光大甚至还教授孩子们说希伯来语的强烈愿望是对犹太教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的攻击。每当以利以谢去会堂参加礼拜的时候,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在他们眼里,这些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德系犹太人)把国家地位跟弥赛亚的再来扯在一起,宣扬一种被以色列国际联盟学校禁止的宗教。

与此同时,德沃拉继续每天挣扎着为了很快就要出生的孩子学习希伯来语。她无时无刻不被孤独笼罩着。也有几个女人愿意跟她做朋友,但是她们都不会说希伯来语,而以利以谢坚决要求她不许说任何其他的语言。她不断挣扎着。或许,对她来说,最令她难过的,是她如此深爱的这个男人遭到了耶路撒冷市民的无情鄙视。

1882年,戴维·扎尔曼·勒文廷
成功地从土耳其人手里购买了
雅法附近835英亩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
建立起了圣地上的第一个犹太人定居点——Rishon Le’Zion。

第一个先锋团体

随着俄罗斯对犹太人的迫害不断加剧,以利以谢在他所供职的这份希伯来小报上发表的文章火了起来。言论传播开来。在1882年的逾越节前夕,15名高大魁梧的年轻先锋——其中还有一名女孩——挣脱俄罗斯及其周边国家的恐怖迫害,来到了耶路撒冷。他们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高呼本·耶胡达的名字。他们想知道他住在哪里。

他们在“来自耶路撒冷的报纸”上读到了以利以谢的文章,看到了以利以谢呼吁他们回归祖国的消息。因此,他们来了!他们自称BILU——取自离合诗里的句子:“雅各家;去吧,我们将跟随!”这群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大学生决定跟随这个异象,他们恳求道:“以利以谢,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情!请你带领我们,请告诉我们该做什么!”这些年轻人中,个别几个人曾经在俄罗斯学过一点希伯来语,因此也能说上几句。

尽管以利以谢只比他们早了一年搬到耶路撒冷,但还是帮他们在以色列各地安顿了下来,还把一些人送到农业学校去学习农业技术。他们真的是最起初的一批,是首批。他们给本·耶胡达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令他无比振奋。今天,以色列地的每一个学童都知道BILU。

土耳其封锁了犹太人的进一步移民

这之后,越来越多的年轻犹太人登录港口城市雅法。正如以利以谢早就预见的一样,阿拉伯人开始有怨言了。仅过了几个星期,土耳其就颁布法令,禁止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事实上,他们是在埃波月的第九天颁布这个禁令的,那一天恰好跟以色列历史上一个决定命运的日子是同一天——犹太人的两座圣殿都是在那一天被以色列的仇敌摧毁的。

随着阿拉伯人从四面八方自由地涌入圣地、在犹太移民定居和搞基础建设的地方找工作,圣地的犹太人开始日渐减少。

不过,仍是有不少犹太人通过贿赂偷渡进入圣地。一位叫做戴维·扎尔曼·勒文廷(David Zalman Levontin)的犹太裔企业家还在距离海法仅10英里之外的地方成功购买了835英亩的土地,还邀请BILU的年轻人加入他的集团。这样,他们一起建立起了以色列的第一个定居点。他们搭起了帐篷,给这些帐篷起名为Rishon Le’Zion,即“首批抵达锡安的民”。

紧接着,这群人骑着快马奔赴耶路撒冷,向以利以谢·本·耶胡达报告了这一消息——他们要庆贺这一盛事。当天晚上,另一个“第一”诞生了——德沃拉生了1900多年以来的“第一个希伯来孩子”。夫妇俩给孩子起名叫本·锡安,寓意“锡安之子”。异象者以利以谢视这两件事情的同时发生为神的恩惠要临到这片土地的伟大征兆。

1906年至1913年间Rishon Le’Zion的样子。由于糟糕的农业技术以及缺乏水源,从1882年起,这个定居点几近崩塌。犹太裔慈善家詹姆士·罗斯才尔德男爵出手相救,提供了农业技术和水井。

等待本·锡安能说希伯来语

时间飞逝,“第一个希伯来孩子”出落成一个漂亮、健康的小男孩。他被父母小心看管着,好让他除了希伯来语之外,任何一个其他语言的词汇都听不到。这个3岁的小男孩思维敏捷、活泼、爱与人交往,很喜欢跟他父母那些愿意接受只对他说希伯来语之要求的朋友在一起。

这个小男孩的头顶上只有一片小小的阴影。他已经三岁了,但是却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德沃拉知道,她家族里的所有小孩子在迎来一周岁生日之前,就已经开始说话了。

她怀疑以利以谢会不会也是很晚才学会说话,或者他的家族里是否有人是哑巴。她很担心,因为他们的朋友开始因为孩子不说话而指责她和以利以谢了。朋友们提醒以利以谢,希伯来语是一门死的语言。以利以谢的其中一位叫Michael Pines的好友恳请以利以谢教本·锡安一门活的语言——比如俄语。Pines说,等孩子再长大一些后,随时都可以学习希伯来语。Pines还对以利以谢解释说,学习希伯来语对成年人,甚至学童来说,都是好事,“就像你在以色列国际联盟学校里已经证实的一样。但是,对婴幼儿却不行!”

朋友们为孩子的智力发展担心

Pines承认,本·耶胡达关于复兴一个说希伯来语的民族这个异象是好的。他还告诉以利以谢,他和他在圣地的许多朋友都在学习说希伯来语。但是,他们这些生活在耶路撒冷的朋友们都认为,这个小男孩需要有机会学习一门大家都懂的语言,不然他将来就会是一个白痴!

事实上,孩子已经快四岁了,却依然一句话也没说过。但是,以利以谢冲着他的朋友大喊:“那么就让他成为一个白痴吧!”其后,他对德沃拉说:“你看见了吗?我们在用我们的孩子做一个伟大而尊贵的试验,我坚定不移地相信,我们会成功的。”

“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话,我答应你,我决不会羞于在公众面前承认我的失败——我会宣布,希伯来语是一门死的语言,不适合小孩子们学习。”

“然而,我仍然坚信,我们的孩子的说话和思维能力一点儿也不比任何生在耶路撒冷或莫斯科的孩子差,更不比他们笨。很快,真的很快了,他会开口说话的——到时候,他的话就会像古时先知的话一样,成为我们镇痛的香膏一样。”

“而你,德沃拉,就会是一位英雄母亲,会是自耶路撒冷遭到提多的手荼毒之后的第一位希伯来母亲。”

“第一个希伯来孩子”本·锡安,
1882年7月31日生。
他后来把自己的名字改为Itamar Ben-Avi。

以利以谢逮着妻子在唱俄语歌

他去了一次Rishon Le’Zion,到那里跟他的一些跟随者见面,顺便卖出了几份他所供职的报纸的订单。他从Rishon Le’Zion返家的时候,Pines太太刚好在此前来看望德过沃拉,还发表看法说“孩子因父母的罪成了牺牲品”。Pines太太的话令德沃拉感到扎心,她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她回忆起自己在俄罗斯的童年,想也不想地,就用俄语给孩子唱起了一首摇篮曲。一边唱,一边流泪。

就好像是命运的安排,以利以谢此时恰好踏进家门,发现妻子在给本·锡安唱一首俄罗斯童谣。他勃然大怒,冲着德沃拉叫嚷起来。德沃拉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用俄罗斯语唱歌。她默默地哭着。本·锡安想要帮他的妈妈,着急地叫起来:“阿爸,阿爸,不要啊!”

他爸爸妈妈都惊呆了——接着,他们都大声欢呼起来!他们的儿子在说话呢!而且,他说的第一句话还是希伯来语!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不顾拉比不许人们跟这个家庭说话的禁令,都跑来看这个“神奇的孩子”——这个全世界第一个只说希伯来语的孩子!

有的希伯来语单词是本·锡安创造的

自那以后,本·锡安就再也静不下来了。他真的有一万个为什么要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以利以谢被迫想出一些希伯来语里还没有的单词,而本·锡安凭直觉就明白了这个语言的逻辑,很快就编造了一些他自己的词语。事实上,随着他的弟弟和三个妹妹接二连三的到来,本·锡安成了他们的老师,经常创造一些新词,而他的父亲也非常高兴地把这些词语加进他在报纸上开辟的每周新词专栏里。

以利以谢家孩子的成功对于新安置点的先驱们来说也是很好的榜样,因为希伯来语里缺乏许多实际生活方面的用词,因此他们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希伯来语时也遇到了许多挑战。

第一条希伯来狗成了殉道者

有一天,本·锡安发现了一条走失了的狗。他告诉他的爸爸,这是一条“希伯来狗”。他求他的父亲说,他真的需要这条狗,因为这样他就可以跟他妈妈和爸爸以外的人说说话了。有一天,五岁的本·锡安奉命带着他的狗一起去邮局寄一封信。

然而,他迷路了,遇上了一群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的孩子。他撒腿就跑,同时冲着他的狗狗大叫:“Mahir! Bo”意思是:“快!跑!”然而,这些犹太教孩子以为他叫他的狗是“Meir”——这可是他们拉比的名字!他们毫不留情地杀了那条狗,把本·锡安也打得失去了知觉。这样,第一条希伯来狗为以色列的重新建国光荣牺牲了。

这时,这个家庭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男孩。以利以谢甚至得借钱为孩子行割礼。现在他终于满意了,希伯来语将永远是本·锡安的母语。因此,他允许了本·锡安到罗斯才尔德的学校去上学,跟其他孩子一起学习法语和土耳其语。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的儿子用法语在唱摇篮曲,他立即让孩子退学,开始了在家教学的学习模式。

跳过土耳其的条条框框

尽管以利以谢头一年只是小报《百合》的一名助理编辑,但是,他渴望主编自己的日报。“要像《巴黎日报》那样有吸引人的外表!”显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他一心向往这样做!

他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土耳其政府古板的官僚主义作风。他们不给本·耶胡达营业执照,无论如何都不批准他创办自己的希伯来语报纸。也是以利以谢运气好,他遇到了一位西班牙系犹太拉比,这位拉比正好在不久前申请到了一个营业执照,但是却一直没有使用。

这位拉比很高兴把自己的营业执照以2.5美元的价格租给以利以谢,而以利以谢又很幸运地找到了另一位朋友愿意借给他这笔钱!这是以利以谢在耶路撒冷办真正的报纸的入门。在后来的很多年里,这份报纸成了以色列新移民最重要的沟通工具——而且全部使用希伯来语。

但是,由于本·耶胡达是这份报纸唯一的业主和编辑,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穷了——简直是一贫如洗。尽管他的家庭在不断壮大,但是他永远把报纸的需要摆在第一位。他的订户不够,因此根本没有盈利。但是,报纸是他梦想的一部分,他要用报纸在犹太人中激活希伯来语。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能激发起受迫害的犹太人——尤其是俄罗斯的犹太人——移民回归自己先辈之祖国的兴趣。

必须找到解决的办法

但是,由于缺乏适当的营养,德沃拉又病又弱,经常咳嗽、发烧。他们结婚第六年,德沃拉开始咳血。她感染了她丈夫的肺结核。医生建议她在气候温暖些的Rishon Le’Zion住一段时间,于是她就去住了三个月。她的情况得到了改善,然而这时,以利以谢也开始咳血。为了保命,德沃拉提议要本·耶胡达去一趟俄罗斯,去跟那些有兴趣移民到以色列的人会面,同时也为他的报纸做一些征订工作。幸运的是,他的好朋友(仍是)Pines先生在本·耶胡达旅行期间承担起了报纸的编辑工作。但是,以利以谢在离开之前,还是不忘对妻子说:“德沃拉,你必须指着上帝答应我,在我离家期间,你会继续坚持我的禁令,不让孩子们听到希伯来语之外的任何语言。”德沃拉答应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留意2019年1月的茂滋以色列报道。

资料来源: Fulfillment of Prophecy, Eliezer Ben Yehuda, by Eliezer Ben Yehuda (grandson) 2008; Tongue of the Prophets, The Life Story of Eliezer Ben Yehuda by Robert St. John 1952; https://goo.gl/ MVmMUK; https://goo.gl/8r29uN
DONATE

给阿拉伯人民带来盼望

Fatima(右)和她的导师。

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在伊斯兰教主导的地方传福音的巨大挑战。向巴勒斯坦人传福音向来是件冒险的事,有鉴于此,我们茂滋同仁很少提及神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作为。但是,你为这些受虐的人们所做的祷告定然会带来结果!神回答我们的祷告!因此,当你为以色列祷告的时候,请务必记得为我们阿拉伯邻舍里那些迷失的羊祷告。下面请看我们其中一位同工所写的故事。

Fatima是一位21岁的学生,生活在西岸的一个村庄里。在Fatima16岁的时候,她的家人逼她嫁给了一个年纪很大的男人。一年后,她生了一个男婴。就像大多数的伊斯兰教家庭一样,她跟丈夫一起住在公公婆婆家里。她的丈夫非常残酷地虐待她,以至她经常逃跑回娘家。但是,她的爸爸每次都会把她送回丈夫那里。

有一次,她又遭到丈夫的毒打,身上多处受伤。她发誓再也不会回到丈夫身边了。在她结婚一年半以后,巴勒斯坦政府准予了她离婚,并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她。

她决定重返中学读书。高中毕业之后,她进入了西岸的一所地方大学学习。

有一天,亲戚到她的家里看望她和她的家人。当亲戚们看到Fatima之后,就很想撮合Fatima跟他们当时在德国一所大学读书的儿子Ali结婚。

在一个假期,Ali回到了西岸的家,见到了Fatima。他们逐渐熟悉起来,然后按照穆斯林法律正式订了婚。Ali回到德国继续学业,同时经常跟Fatima保持联系。

后来,Fatima的未婚夫Ali开始跟她分享自己刚刚找到的、新的信仰——相信弥赛亚耶稣。他向Fatima解释了自己是怎样认识弥赛亚的,还鼓励Fatima也开始自己寻求真理。就这样,Fatima开始在网上搜索,发现伊斯兰教不仅是一门错误的宗教,而且其律法还虐待和迫害妇女。

根据她自己的经验,她知道她所了解的情况属实,于是就 开始严肃地寻求基督。她开始跟自己的妹妹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享她对耶稣的生命和基督信仰的认识。

Fatima最好的朋友听了,也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神的儿子耶稣的真理。但是,她的妹妹却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家人。她的父亲发现之后,打了Fatima一顿并命令她说出究竟是谁跟她讲的耶稣。当父亲得知是Ali之后,就开始不断地用各种方式给仍在国外学习的Ali制造麻烦。

我太太跟Fatima取得了联系,开始跟她一起祷告,求神保护她和她的丈夫脱离她父亲的伤害。Fatima已经接受了基督进入她的心,如今她说:“我永远不会离开耶稣。基督是我今生唯一的盼望。”

如今,我太太每天晚上都会给Fatima和她最好的朋友进行门徒训练。她通常是跟她们分享一段圣经经文,然后跟她们一起祷告。请大家为Fatima和她的宝宝祷告,求神保护他们母子平安,尤其要祷告她的前夫不会把孩子从她的身边夺走。

Fatima非常渴望接受水洗,我们正在等候合适的时机。

注:以上的名字均为化名。

 

去年夏天,我们在两个不同的村庄举办了两场夏令营。选择营会的地点是件颇令人怯步的事,尤其是当你需要寻找一个不仅能提供玩耍和冒险,还能允许你分享基督信仰之根基的地方。

1118 - Summer Camp for arab children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装备新的一代赞美和热爱独一的真神。我们每天都提供以信心为基础的活动——比如结合各种独特的活动来讲圣经故事,以及教唱基督徒歌曲,从而达到让更多人参与的目的。我们为每个营会安排了35项活动,孩子们在一周的时间里都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270名年龄在6到10岁之间的孩子参加了营会。与会的大多数孩子来自穆斯林家庭,部分孩子还是有特殊需要的。我们教给他们的基督徒歌曲对这些孩子十分重要。每一天,我们都会尽可能让我们所讲的圣经故事更加真实和切合孩子们的生活。在其中一个营会里,我们给参加 营会的孩子们每人发了一本讲述创造的圣经故事书让他们带回家。这两个营会为我们打开了探访这些家庭的大门,使我们有机会跟孩子们的家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DONATE

探访加拿大那些热爱以色列的人!

左起:Helio、Ari以及来自阿伯塔埃德蒙顿LWCC的David和Arlene Kinzel牧师夫妇

他已经90多岁了,是我们深爱的其中一个长期伙伴,非常爱以色列和支持以色列。他含泪接待了我们,在寒冷的阿伯塔草原给了我们最热烈的欢迎。来自加拿大各地的信徒前来和我们相聚,我们还能求什么呢!

在温哥华、埃德蒙顿、多伦多和金斯顿各地旅行,我们高兴地看到许多人站在以色列这边,用祷告和喜乐的给予支持以色列。这些信徒决意加入到神在以色列的工作中,给犹太人民的生命带来影响。

阿睿是一位真正的父亲,与父神同心。在他探访加拿大各地信徒的旅程中,每到一处,我和他都有幸能以服事当地的弥赛亚肢体。在一个接一个的聚会中,人们告诉我们,他们如今能够更好地领悟神对以色列和加拿大的旨意了。

在其中的一次聚会上,我们跟温哥华的中国信徒同坐一桌。我和阿睿连续四个小时回答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跟他们分享见证并鼓励他们要爱主并祝福犹太人民,或者可以激动他们发愤,从而归向耶稣。这是多么宝贵的时刻!

当我们按照圣经的教导站在以色列这边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就会被打开,就会看到神在这个民族——尤其是在我们这些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的人生命里的作为——全然美好、形式各异,完美地彰显了神的美和善。

 

茂滋长期伙伴在自家的炉火旁

安大略省荆丛山大卫城弥赛亚会堂,站在阿睿右边的是Jeff Foreman 拉比

我们的国家加拿大的前称是加拿大自治领,立国之时就决意要像诗篇72:8所说的那样,在神权的治理下:“他要执掌权柄,从这海直到那海,从大河直到地极。”

在跟阿睿一起旅行的日子里,我心里一直记着我们的前总理斯蒂芬·哈帕在2014年1月对国会发表的讲话:“……你从火中和水中经过,加拿大都会站在你的身边。”这不仅仅是雄辩的说辞,他的话代表了一个明白神对这个国家的心意的国家领袖的誓约——这个国家是神所拣选的,为要祝福列国。

作为茂滋以色列的一员,我们心里渴望并愿意竭力促成的,就是看到加拿大各地的信徒站在以色列这边,有目的地投资在向以色列百姓传福音的事情上,因为这正是我们要为之努力的事情。把福音带给原先给我们带来福音的人和民族——“犹太百姓”,还有比这更好的礼物吗?

因此,我们奉劝大家,要紧紧抓着神的应许,“不论是在火中还是在水里”,都要站在以色列这边!

基督敬拜中心

阿伯塔埃德蒙顿活道基督徒中心

DONATE

茂滋伙伴祝福一个极具音乐才华的家庭

1018 - Elichen - Music Making For Kids

1118 - Leon and Nina Mazin with daughter Elichen and son Yair

Leon and Nina with daughter Elichen and son Yair

 

各位茂滋以色列朋友,平安!

我们全家由衷感谢你们对我家孩子们在音乐教育方面的支持!

你们的支持使得我们的孩子能够师从最棒的音乐老师,我们也亲眼见证了他们的音乐才华每天都得到发展。

这样的学习也令我们14岁的女儿Elichen和10岁的儿子Yair有机会参与敬拜和其他的音乐项目。

Elichen和一个以色列的小团队将代表以色列到意大利城市维罗纳参加国际音乐大赛,我们为之深感骄傲。这一切之所以成为可能,皆因你们的支持。

我们祈祷以色列的神在生活的各个方面祝福茂滋的伙伴们。

不尽感激!愿神大大赐福给你们!

在海法生活的牧师,

Leon and Nina Mazin

 

DONATE

出版一本圣经好让圣经里的百姓 能够明白这本书

犹太人保留希伯来圣经 的 原来文本——即起初神赐给摩西和先知们的时候一样的话,这个重要性是如何强调都不为过的。

它不但是3500多年来犹太人民身份凝聚力的根基,而且历世历代以来也向神的百姓确证,他们拥有神的原话,这些话是圣先知“在圣灵的感动下”,照着神的默示记录下来的。

希伯来原文圣经仍然完好无埙,这样的事实使得耶稣关于神话语的宣告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

尽管如此,但是由于犹太人被驱散到各地,以致他们没有使用希伯来语长达1900年之久,今天的以色列人面临着一个问题:他们不明白古希伯来语。

还有另外一个事实。希伯来圣经文本一共有8000个单词,而现代希伯来语的单词量大约是12万个。

显然,古希伯来语和现代希伯来语很多时候无法一致。但是,由于作为犹太 民族遗产的旧约希伯来原文圣经深深根植于犹太民族的身份,因此甚至没有人考虑过要把希伯来圣经翻译成现代希伯来语。*

在圣经时代,即使是8000个单词也不足以表达当时以色列儿女的所有思想和行为。因此,每个单词通常有好几个根据当时的文化所指的意思。几千年前圣经时代的人们所理解的意思,在犹太百姓被驱逐的年月里因为百姓不再说希伯来语而流失了——直到一百多年前,情况才发生了改变。

讽刺的是,人们在许多圣经词汇隐含的多重意思里,发现了希伯来语的丰富和美丽。换言之,一个词通常有好几个意思,而具体的意思则跟该词在这段圣经里的目的相关。

不管怎么说,理解神的话语是关乎生死的问题。神希望他的选民明白他的话语,这是绝对不容置疑的。

而且,今天以色列地已经出现了第三代和第四代说希伯来语的弥赛亚犹太人。这里有很棒的、献身于主的年轻人委身于在事工中、在音乐里或在职场上,勇敢地传扬弥赛亚的话语。他们渴望明白神的话语,渴望从神的话语里汲取养分。

但是,读圣经对于这些年轻信徒来说实实在在是一个挑战。从许多方面而言,要真正弄懂神的话语的话,是需要有圣经学识的,而这是普通的以色列人所不具备的。因此,对于世俗犹太人甚至传统犹太人而言,理解圣经无异于攀登无法逾越的高山。

但是神视不明白神的话语为一场灾难。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
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
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

——何西阿书4:6

显然,神希望他的子民读圣经、明白圣经的话语。

我们相信,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好办法,可以用这种方式把圣经介绍给无数有兴趣明白神话语的以色列人。

我们已经启动了一项为期三年的工程,为以色列百姓翻译一本《按年代顺序记叙的圣经》。这本圣经的希伯来文旧约将保留原有的文本,但是,这本叙事体圣经所提供的工具,能给这些难解的内容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光照。

在每一个部分的开头,都有一段对每个事件或概念的介绍,写得非常美,目的是帮助大家对将要阅读的内容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其次,每一个自然段或段落都做了标记,比如:天使斥责巴兰、巴兰获允上去、巴兰见巴勒,等等。

我们所翻译的这本希伯来语圣经还将在每一页的底部加上注脚,对普通的以色列成年人不明白的每一个单词进行解释。

为了达到帮助读者清楚理解神话语的目的,我们的这个译本在叙事方面还 将整本圣经按照年代顺序进行了排列,读者们将知道哪一位先知在警告或鼓励以色列或犹大百姓,以及当时整个民族处于怎样的状况——以色列儿女是事奉神,还是悖逆神。

旧约的叙事跟新约之间可谓无缝衔接。四卷福音书非常和谐地贯穿在一起,保罗所写的各卷书也跟他的旅行有和谐的贯穿。

这个拥有这么多工具的圣经可望为很久以前发生在以色列的事情给读者们提供先知性的时间表,同时也为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带来洞见!这本圣经将有助装备新一代的以色列人看到自己肩负成为民族之光的使命。神已经在兴起有恩赐、有深度的以色列传道人和教师,把福音丰满的道理传扬给以色列人。这福音本配得我们这样传扬!

这本圣经一共大约2000页,每一笔250美元(相当于295英镑、210欧元、315加拿大元)的奉献将能完成1页希伯来语译本的《按年代叙述的圣经》!

这本希伯来语译本的《按年代叙述的圣经》是我们跟以色列圣经公会的合作项目,Victor Kalisher是圣经公会的总监。我们的团队成员包括:Ray Pritz博士,他是顶级的圣经学者和圣经犹太历史专家;Yair L. Frank,他是以色列历史专家;一群精于历史起源和圣经评注的技术人员。Orna Greenman是以色列最棒的翻译专家,是本项目的监督。

*( Messianic Company HaGefen Publishing 还出版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现代希伯来语儿童圣经。)

 

DONATE

201811

亲爱的茂滋伙伴:

我们一生中最大的喜乐之一,莫过于有幸参与这本希伯来语译本《按年代顺序记叙的圣经》的制作。

对于那些渴望明白古希伯来语圣经而又无法理解的以色列人来说,这本圣经将给他们带来重大的突破。

由于许多圣经词汇的意思在时间的长河中流失已久,大部分的希伯来语经文对于普通的以色列人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

仅在100多年前,犹太人才再次开始说希伯来语。有关这一点,大家可以从我们本期的故事“第一个希伯来孩子”中了解到。

如今,以色列人非常需要自己研读圣经并明白圣经的话语。

2000页左右的《按年代顺序记叙的圣经》将满足这一巨大需要,让普通的以色列百姓能清楚理解旧约和新约里的话语。

尽管原文用希腊文写的新约已经有了现代希伯来语译本,但是由于我们这本叙事圣经在叙事的时间上让四卷福音书保持了同步,同时按时间顺序对新约的不同书卷插入了背景叙述和解释,因此也使读者对新约的理解和认识更加丰满了。

在我们上一次的制作团队会议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队员们是何等兴奋!显然,这本圣经将为以色列人打开一扇门,使他们通过这扇门看到整本圣经里有关弥赛亚的经文描写,从而明白神为什么允许犹太人被驱赶到各地,也明白到罪的代价,最终明白神可畏的应许——救赎以色列并把福音带给全人类。

此时此刻,我们仍有432页(每页250美元)的预算拭待解决。我们诚邀您赞助其中的一页或多页,因为只要这个世界仍然存留,因你的赞助而得以完成的那几页圣经就将给神的选民带来永恒的亮光。

为了以色列的救恩!

蓝阿睿和蓝施仁

尾注:我们认为,你所做的投资中,最能够长存的就是为犹太百姓提供一页圣经——一页他们能够读懂的圣经!一页能改变他们,使他们得着永生的圣经!今天,只要你能奉献250美元(295英镑、210欧元、315加拿大元),就能做到!谢谢你!

DON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