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中文

/1218 中文
1218 中文 2018-11-30T06:20:36+00:00

以色列信徒获得茂滋伙伴的巨大帮助IstandwithIsrael是茂滋以色列事工的分支机构。

Newlyweds, Sasson and Sophie: Sasson is a Messianic youth leader. Sophie has received help from IstandwithIsrael to learn a vocational skill in hairdressing and makeup, to contribute to their family’s income, including a baby on the way!

本月我们以无比欣喜的心情向您——我们的茂滋伙伴们——展示您通过与IstandwithIsrael同工,共同劳苦所结的果子。弥赛亚犹太人当中部分有着最迫切需要的群体,是来自前苏联的移民。他们来到这里,没有任何的经济支援。假如是中年或以上的移民,则学习并掌握足够的希伯来语,从而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的机会,更是十分渺茫。即便是那些过去拥有博士学位和卓越工作经验的人,也是这样。当然也有一些年轻的弥赛亚犹太人,他们渴望获得大学教育或职业教育。这些从我们的茂滋伙伴那里获得帮助的年轻人中,如今不少在工作中如鱼得水,并且有机会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见证自己的信仰。

偶尔,我们也会帮助以色列信徒,赞助他们一部分的按揭,好让他们能在以色列扎根。我们知道,如果以赛亚犹太人能买一套公寓——即便是很小的公寓,也能使他们的生活稳定下来。因为以色列并没有长期的租屋条例,因此如果租房子住的话,人们通常隔几年就得搬一次家,这对他们的生活和孩子们都会是一种干扰。今年我们一共发放了48.5万美元,在过去的12个月里帮助了55个个人、家庭和组织。下面就跟大家介绍其中的几个受惠者。

 

DONATE

SHAUL & JULIAAdonai Roi Congregation Tel Aviv

Shaul和Julia是以色列最有才华和创新精神的音乐家之一,他们都是刚强的信徒,不论走到哪里,都为耶稣作见证。

我叫Shaul,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我奶奶是一个弥赛亚犹太人,在我14岁的那年,我跟着奶奶信了耶稣。我的妻子Julia来自基督徒背景,12岁就跟着她奶奶和双胞胎姐姐信了主。

我们俩是在15岁的时候在摩尔多瓦的一所音乐学院里认识的,18岁就结婚了。结婚一年之后,即1996年,我们先我们的父母一步,举家搬到了以色列!到了以色列之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以色列国防军里服役3年。我们如今有三个优秀的孩子,他们分别是15岁、13岁和9岁。

在以色列,年轻夫妇如果没有家人的经济支持,买房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们自己会承接一些舞台音乐表演的业务,也为不同的机构策划音乐活动。我们的业务做得不错,但是税赋也很高。尽管20多年过去了,我们仍是无法存下足够在以色列按揭买房的钱。

感谢IstandwithIsrael的帮助。我们收到了一笔捐款,终于可以申请按揭了。亲爱的捐赠者们,我们为你们所给予我们的巨大祝福而深深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的帮助!

DONATE

LEA特拉维夫Tiferet Yeshua 教会

Lea出生在爱沙尼亚,6岁的时候跟家人一起回归以色列。Lea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努力争取一个她的父母从来没有机会拥有的未来。

我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长大,但是,作为新移民,我的父母不得不面对许多的困难:新的语言、低廉的工资收入。因此,他们也仅能为我提供最基本的生活需用。为了继续学业,我13岁就出来打工了。

中学毕业并结束了兵役之后,我得到了一份文职工作。我获得了经济支持,可以学习市场和项目管理以及营销活动管理(跟谷歌、脸书和几乎互联网的各个领域都有关系),是当今颇为热门的课程。

如今我经营插花生意。由于我学过一些管理课程,因此业务经营得还不错,市场在不断扩大,生意也蒸蒸日上。

当我才6岁的时候,耶稣就向我显现并且治好了我的一种疾病。当时的情景现在依然栩栩如生、恍如昨日。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他一直就与我同在。我希望用我的生命来见证神不论在我们遇到何种挑战的时候,都眷顾着我们。

没有IstandwithIsrael和他们的捐赠者,就没有我个人的提升。我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帮助。

我每天都为自己得到了学习的机会从而实现了梦想而感谢神!感谢您使这一切成真!

DONATE

SOPHIEBeit Hallel 教会 Ashdod

Sophie嫁给了她所在教会的青年牧师Sasson。她曾经学过头发造型和专业 化妆。

我出生在一个信主的家庭,现在也是一间教会的会友并在教会里做一些自愿工作直到如今。

我高中一毕业就结婚了,如今差不多一年了。我20岁,需要学习一门可以给我们带来实际收入的手艺。我希望学习我所喜欢的、同时也能给我们的家庭带来较好收入的技术。然而,像我们这样的年轻夫妇是很难凑够任何课目的学费的,因此我们只好贷款来支付我的学习费用。

我们结婚后已经欠下了债务,然而我们的收入却极低,还了债就几乎没钱生活了。我怀孕之后,我们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于是,我们想到了向IstandwithIsrael求助。

有了这个帮助,我们终于可以偿清债务并有一个新的开始了!真的非常感恩,如今我们不再满脑壳想着我们的财务问题了,我们终于可以更多地关注在教会中服事了。我们为我们所得到的支持感谢神,它坚固了我们的信心,是神对我们的怜悯,是一个真正的神迹!Sasson的父亲是Beit Hallel教会的牧师,他和父亲一起服事。他非常喜欢服事我们教会里那一大群年青年人。

IstandwithIsrael的援助基金对以色列的弥赛亚肢体是巨大的祝福,因为在以色列生活是需要面对非常大的财务方面的挑战的,以色列面临经济困境的人非常多。

我们由衷感谢IstandwithIsrael。我们并不认为我们理所当然就该得到这一切,你们的支持帮助我们克服了初婚第一年所面对的挑战,使我们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始!

DONATE

LENA阿什杜德Beit Hallel 教会

Lena曾经被特拉维夫著名的巴伊兰大学录取,在那里学习音乐。她是一名音乐老师,也是教会敬拜团队的一员。

我和我丈夫Baruch是于2012年从乌克兰移民到以色列阿什杜德的,我俩都曾经一边做着兼职的工作,一边在阿什杜德大学进修音乐课程。另外,我们还要赡养和我们一起移民来以色列的我的老母亲。

我还在继续学习希伯来语,同时教别人弹吉他。2014年,我们的女儿出生了。2016年,我被大学录取,进入大学学习,因为我想考取教师资格证,这样就可以在学校里任教了。

这是一个为期两年的课程,现在是第二年。我们祷告神能帮助我们支付我的学费。神回答了我们的祷告,借着你给我们带来了帮助。我们原来很害怕万一交不起学费的话,我们就两个人都无法毕业。如今,我们不用害怕了!

我相信,IstandwithIsrael对以色列弥赛亚信徒在危机时刻或学业面前的经济援助是十分重要的。因为这使得他们有机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同时也能在当地的教会里参与服事。谢谢你们!

DONATE

MARIA耶路撒冷Ahavat Yeshua 教会

这些都是Maria所在部队的照片,因而我们不能让大家看清楚他们的脸。

Maria曾经是IDF的教官,如今正在考取学位,从而可以把健身训练当作她的事业来做。

我生于芬兰,长于爱沙尼亚,9岁那年跟家人一起移民到了以色列。中学毕业后,我成为了以色列国防军的一名教官,训练国防军精英部队的战斗兵。今年我嫁给了我一生的挚爱,开始在以色列组建新的家庭。

我出生在一个敬畏神的家庭,很小的时候就深深地渴慕神。但是,移民到以色列之后,我发现我很害怕谈到自己的信仰,因为害怕遭到极端正统派当权者的驱逐——尽管我们是犹太人。

逐渐地,我觉得自己离神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尽管我仍然继续参加一个当地教会,也参与青年团契和青年营。17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在瑞典举行的青年营会,在营会上,我遇见了神。我不得不做一个决定:我要跟随他。迈出了这一步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我觉得我内心深处对神的渴望、爱慕、人生目的以及生命的呼召都再一次苏醒了。

有了这一认识之后,18岁那年,我参了军,在以色列国防部队服役2年。但是,2014年,我的兵役却是以一种悲惨的方式结束的。我们部队在加沙的护刃行动中失去了三名战士。我在服役期间跟他们相交甚深。

在行动的过程中,我竭尽一切努力支持我的战友。但是兵役结束的时候,当我意识到我的战友们牺牲之前所承受的及他们家人的痛苦,我的内心受到了深深的震荡和伤害。因着内心这一沉重的负担,我觉得主在呼召我到瑞典去读圣经学校。

从瑞典完成学业回来之后,我更加深切地明白到,神希望拯救这个国家里每一个受伤的灵魂,他渴望触摸他们的伤口并医治他们(他们的灵魂)。我也非常喜爱这份在部队担任健身教练的工作,我希望继续在这个领域里发展。

我请求IstandwithIsrael帮助我申请健身训练的课程,以便也可以在部队以外的地方任教。我在部队里学到了许多技能和经验,我希望可以使用这些技能和经验帮助身边其他的人。这些课程的费用超出了我月收入的支付能力,IstandwithIsrael为我提供了这笔钱,使我可以继续做我在部队里做的事情。

我非常感激IstandwithIsrael给我的帮助,使我不但可以继续在我热爱的领域里工作,还可以把我在服役期间所学到的技能使用到工作上。

在学习期间,我还跟我最好的朋友结了婚。现在,我放眼明年。我打算在以色列取得学士学位,一想到这个,我就感到难以抑制的兴奋。

因着IstandwithIsrael伙伴们的慷慨资助,我和以色列无数的人获得了机会。没有你们的爱、祷告和支持,这个国家里许多人的梦想恐怕都难以实现。我尊敬你们,打心眼里感谢你们!

DONATE

GEORGE斯得罗特City of life教会

George和Rina以及他们13岁的女儿在斯德罗特(Sderot)生活。曾几何时,从加沙射过来的火箭,有8600枚落在了这个只有2万5千人的小镇。

我是从乌兹别克斯坦回归的移民。当我患上严重牙疾的时候,也正处于寻找工作的关口。另外,我当时(现在仍是)还要照顾我八十多岁的父母。那段时间我们十分不容易,我需要看牙医、我父亲摔断了盆骨。父亲手术之后需要照顾,我母亲也需要照顾。

我的父母搬到了我弟弟家住,但是我仍继续照顾他们,带他们去看医生、支付物业费、支付他们的医疗费,等等。

神通过IstandwithIsrael 实在给了我们很大帮助,使我不至于无力承担昂贵的牙科账单和家庭责任。如今,我在负责我们弥赛亚教会发起的一项人道主义援助项目。

我妻子Rina曾经修过辅导课程,如今还学习了希伯来语,现在正往专业辅导方面发展,希望能够帮补到家庭的需要。

我由衷感谢IstandwithIsrael的捐赠者,他们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使我终于可以拥有健康的牙齿。

DONATE

GALINAAcco 市KATZIR ASHER教会

Galina 只剩下一颗破碎的心和一笔没有还清的按揭

我的侄女曾经送了一本圣经给我作礼物,然而收到之后,我就把它放在书架上,一放就是好几年,直到我遇到了麻烦,才开始拿出来看。我在圣经里找到了我的救主和弥赛亚——耶稣。

我们家多年前从乌克兰回归以色列。但是2017年,我丈夫却离我而去。我们当时已经结婚39年,都差不多要退休了。然而突然之间,我成了孤独一人,只剩一笔未偿清的房屋按揭和日益高涨的利息。我的心深深地受到了伤害,我无法原谅他。那段时间,如果不吃助眠药物的话,我根本无法入眠。我的脑海里持续不断地在交战。

那时,我想到了向IstandwithIsrael求助。我一直在祷告并且相信,神是不会抛弃我的。然后,我得到了帮助!

我不但得到了一笔足够偿清按揭的钱,更为奇妙的是,我里面的一切都发生了超自然的变化!我原谅了我的丈夫,我的身、心、灵都得到了自由。对我而言,这不仅是经济帮助,还是爱的见证。

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耶稣身体里奇妙的属灵作为,我由衷感谢IstandwithIsrael基金的每一位捐赠者。你们不仅从实际方面帮助了我,还使我在以色列成为神荣耀的见证。

DONATE

OLGA & OLEG阿什杜德Beit Hallel教会

Oleg17岁那年曾经从五楼摔下来,神奇的是,他没摔死。但是,留下了严重的残疾 ,不能工作。

1990年,俄罗斯的犹太人开始大规模回归以色列,我和Oleg也带着我们的女儿,移民到了以色列。在过去的年间,Oleg青少年时期因为从楼上摔下来而造成的腿部伤残不断恶化。2017年,医生说他必须截肢。教会开始热切地为Oleg祷告,某一天早上,当医生们来给他做手术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腿一夜之间有了很大的好转,当下决定无需截肢。

然而,腿疾和脊椎骨折给Oleg造成了长期的疼痛。2017年以来,他一直无法工作和养家。

由于摔伤事故发生在乌克兰,以色列社保局不愿意支付他伤残补助,因此他一点赔偿也得不到。我们一家人只能仅靠微薄的薪水度日,这导致我们的债务节节攀高。

我们有时候甚至一日三餐都无法保证,由于债台高筑,我们每日都担惊受怕,唯恐当局会来把我们的家当搬走。

为了果腹,我开始打两份工。今天,非常感谢每一个通过IstandwithIsrael帮助了我们的人,我们已经成功支付了75%的债务。对我们而言,这真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奇迹。神借着你们的支持在我们身上做工并鼓励了我们,他给了我们盼望,使我们知道他永远不会丢弃我们。

我们由衷感谢每一位捐赠者对我们的关心。

DONATE

RUTI内坦亚,Or Hasharon 教会

Ruti是一名学生,学习的是整骨疗法,现在是第二年。

我妈妈来自德国,我爸爸来自美国,我则是在以色列出生。我在一个信主的家庭里长大,12岁的时候,我明白到我是一个罪人,需要救主,于是就也信了耶稣。

我单身一人,是一名学生,经济上也是自力更生。我目前在 Wingate Institute上大二,靠兼职支付生活费,但是无力承担学习费用。

我向IstandwithIsrael求助,希望得到奖学金。我欣喜地得到了IstandwithIsrael祝福我的一大笔捐款,足够我继续今年的学业!

感谢您的慷慨和乐意帮助,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祝福,也鼓励了我要更加信靠神。当我们活在他的心意中的时候,他会眷顾我们每一个人的需要。

我敢肯定,得到你们祝福的人一定不少。我相信,神一定会因着你们的给予加倍地祝福你们的!

DONATE


2018年12月

光明节快乐!

在以色列,人们在庆祝光明节的时候,同时也会记念神奇妙的供应。我们知道,中间那根“仆人蜡烛”是用来点亮其余所有蜡烛的。它代表了我们的救主——耶稣,他是世界的光!

我们还想藉此机会祝大家有一个喜乐满满的圣诞季节,因为这是记念犹太人的王降生的日子!不论你在哪里,也不论你用何种方式尊荣耶稣,这都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时节!

本月我们庆贺的是您——我们的茂滋伙伴们——为以色列弥赛亚运动中有需要的人所做的事。在悲剧降临到他们身上,或是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是您帮助了他们,使他们能够获得奖学金、接受教育以及有了创业的机会。

我们创立IstandwithIsrael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以色列有需要的人——不论是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今年,您的奉献就是用在了这些事情上。我希望你喜欢读到这些故事,看到我们如何给不同的家庭带来和年轻人带来转化,令以色列的弥赛亚犹太人社群得以成长和提升。

通过您的给予,我们影响了以色列众多的信徒。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从您所收到的485,000美元(相当于377,000英镑,432,000欧元和643,000加拿大元),用在了为信徒们提供奖学金、银行首付、教育、医疗保健等等方面。

您帮助了以色列各地26个教会的42个家庭和个人,我们本期的茂滋以色列仅选取了其中几个人的故事进行报道。

你还祝福了4个埃塞俄比亚教会以及3位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在西岸工作的阿拉伯牧师。我们大多数时候是按月给他们送去你们的礼物。

还有,我们的“为孩子们制作音乐”项目如今已有60名弥赛亚儿童,他们都是通过了严格的音乐考试,才获得此项目的奖学金的。这些孩子中有的人已经在带领敬拜,他们的表演也已经非常专业了。

您的礼物还帮助了耶路撒冷一个非常有效的弥赛亚康复中心,每月在房子的租金上资助他们。这个康复中心有许多奇妙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见证——把人从无人能够打破的捆锁中释放出来,使他们得自由;医治好了无人能够医治的疾病,等等。

您还资助了一所新的学前班学校。开办这所学校的目的,就是要让在职妈妈可以安心地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学校里,让孩子们从小学习跟随耶稣。

茂滋依然站在与极端正统派人士抗争的前沿,用法律武器捍卫信徒的权益。在最近的一宗案子里,法庭决定站在弥赛亚犹太商人的这边,而不是迎合试图迫使以赛亚犹太商人结束业务的犹太拉比。事实上,法庭甚至下令让极端正统派一方支付一大笔罚款,用以赔偿他们对该业务的破坏而造成的损失。然而,拉比们认定自己在以色列可以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根本就置法庭判决于不顾 !为了捍卫这个弥赛亚商人的权益,茂滋聘请了律师。这种有利于信徒的判决一旦开了先例,就会开启弥赛亚犹太人获得自由的先河。

我们所做的还不仅于此,但所介绍的这些也足以让您知道,你为把神的光带到以色列所做的一切是多么重要。

如今,随着我们第三代犹太信徒的兴起,已有好几家机构正积极地努力迫使以色列政府停止拦阻弥赛亚犹太人移民回归以色列的行为。因为在所有的民主国家,这种行为都会被视作严重干犯了宗教信仰的自由。以色列早该叫停这一切了!

一直以来,我们的目标都是要使个人、家庭或事工的生命发生改变。所有这些都是要告诉您——我们的伙伴们,在这个末日、在以色列收割的伟大历史时刻,你在挪开属灵的大山。

最重要的是,我们从神的话语里知道,您对IstandwithIsrael.com的给予,不论数额多少,都被写进了天上的册子里!

今年,您仍然可以通过IstandwithIsrael奉献您的爱心,帮助以色列信徒的需要。

愿神在光明时节和圣诞时节大大地赐福于你们!

爱你们的,

蓝阿睿
蓝施仁

DONATE